互联网特点

互联网的特点就是创新(不管是微创新还是颠覆式创新)和去中心化。所以这个行业的管理方式上也应相随应:颠覆传统、挑战权威、扁平节点化。

强调权威、唯上主义、方法固化、层级化、过程化、形式化,都是对务实的互联网产品驱动力的伤害。

因为互联网是求新,而不是求稳,如果在求稳的组织中,那正好相反。

产品经理特长

昨天下午向大领导彭作文先生汇报工作,彭总写有《大数据分行业大解析》一书,号称中国数据哥,成功运作了军犬舆情系列和慧数汽车等数据应用产品,形象儒雅,言谈谦和,头脑灵活,公司被现公司收购。他问我,作为产品经理,我所擅长哪一面。

把我问懵圈了。我原来对于自己的长处非常了解,在于互联网生产过程的综合能力突出,一个人从域名解析、服务器环境搭建开始,到部署开源程序简单修改以达到初级产品的程度,也就是从0到1的工作,哪怕是就我一个人,发布速度也会非常快,另外是有些创意和想法,还极熟悉运营。但昨天猛一听到这个问题,就有点顾左右而言它的意思,其实如果是处于面试状态下,这个问题应该还是能回答上来的。

彭总说:“我认为产品经理有这么几种类型,一种是抓需求抓特别准的,能把握住业务需求的;二是能够快速实现的,产品原型设计会非常快;三是偏项目管理型的,能协调UI、技术高质量完成产品的;四是能包装产品的,能把产品包装得很好的”。经过启发,我说我是偏规划和快速实现的。

与其说缺乏急智,不如说归纳能力不够,与其说能力的问题,不如说不自信,这个不自信不是说这件事本身的不自信,而是说国人普遍存在的不自信,遇到问题的时候,先想会不会回答错,或者不是对方想要的答案,却没有聚焦到问题本身,想切入点和归纳的方法。在和儿子的共同成长中,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细想这四点归纳,一和二,是和事物打交道,三和四,是和人打交道。我既不擅长包装产品,又不擅长提要求和监督,适合做独自决策和驱动的工作,例如中医,是“用思精而韵不高”的类别。

今天早上朋友圈里看了一篇行走天涯的文章。在上海工作的70后,工作六年而没有积蓄,裸辞后取出仅有的6万公积金,骑上自行车,开始环游中国,历时三年后,带着他路上相识继而相亲的媳妇,在北京乡下,开始了新的生活,种菜,创造绘本。在路上的三年,会对一个人的三观有多大程度的重塑,无法了解,除非也能有闲有钱去走出去,想起同学用两个月的时间自驾环游了中国,还是羡慕不已。

参加图书签售会

试试能不能在早上写日记。按理应该有半小时时间。

昨天去参加了雾满拦江《你要在最好的年纪 活得无可代替》新书签售会,见到了作者本尊,粉丝们热情有余,疯狂不足,符合知识偶像的待遇。我去是因为活动地点在西红门荟聚言几己书店离我家很近,如果再远点,肯定也懒得去了,到现如今,很少有让自己觉得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人了,这并不是我实力变强大了,而是我越来越认识到所有的人都是要吃喝拉撒,都有坐在马桶上拉不出屎的时候,不管多坏的人,都有一个最爱他的妈妈使劲地爱着他,多美的女人,都有软弱的时候,都是一团骨肉。于是乎,越来越少崇拜,越来越没有偶像,但我还是会欣赏和佩服某个人的某一行为,比如前段时间的大学同学老朱休了两个月假,开着哈弗H6环游了中国,还去了西藏,自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念念不忘想过去找他,看看这一圈得多少花费,有什么收获。

我还想起高中时候高我们一届的校花,那时我以为她真是天下第一美人,后来见的人多了,虽然依然承认她的美丽,但已然不是第一了。昨天新书签售会上,有一位粉丝兼美女作家,当她说出10月份有一本书要出版的时候,果然被很多人抓住机会加了微信,还有荷尔蒙旺盛的小伙子加美女主持人的微信,旁边一个男工作人员在呵呵笑。美女问老师,想揭示人性但写出来的总觉得那么浅显,老师就讲了个故事,说两只公狗争夺一条母狗的交配权,经过一番争斗,一只公狗胜出,正当兴高采烈地扑过去时,厨房又扔出来一块骨头,于是这狗开始犹豫、纠结,骨头,母狗?母狗,骨头?最后相通了母狗来之不易,失败的公狗意外得到了骨头。

我在朋友圈说书有签名,价值千金,收藏万册,福被我儿,估计很多人没看懂。收藏签名书倒手来卖,应该是条发财的路,尤其是在作家还没名气的时候拿到他的签名,当然有名气后再拿就不容易了。如果真能有上万本,每本只算一百块,那也是一大笔钱,实际有的签名书可能能卖到成千上万。

昨天夜里,梦到在我爷爷奶奶的老屋子,有两只狗,一只凶猛如狼,嘴里还有利刃,总想冲进来咬我,另有一只像是在保护我,同时又像是受逼迫要协助前只狗,两只狗好像还对话了。早上醒来一琢磨,《说岳全传》中岳飞做了这个梦,解梦的人解出来两犬说话,那就是“狱”,难道我有牢狱之灾?等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才意识到,应该是受了签售会上雾老师讲两狗之争的影响。

行动力

昨天看完小说《人民的名义》已经半夜两点多了。如果不是电视剧打了头阵,这部小说绝不会这么火,比它尺度大的多的是。电视剧中的达康书记演绎得太好,但从四、五集开始剧情拖沓,我果断地弃了。今天早上听广播说,这部小说已经印了七次,销售了一百多万册,还准备要拍电影,作者真的是运气不错。

昨天晚上给儿子念《狼王洛波》的故事,还没念完,儿子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其实他是在逃避洗漱。妻子对儿子要求严格,比如大人说话不让插话和打断。而我比较宽松,对于一些三观的规则,我尽量不给他界定是非对错好坏的标准,我的想法是在阅读和讨论现实中的事情时,尽量多些角度启发他,但我其实很懒,集中精力陪孩子的时间并不多。在我成长的后期,父母也是忙于工作,挣点小钱。减少了对我的关注和监督,结果后继无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教训,最好不要遗传下去,给自己绷根弦,多思考一些对儿子的教育并践行。对儿子,我会有一些正面的鼓励,夸他观察力强,动手能力强,今后表扬还需要更具体、更有建设性。妻子认为再这样晃下去玩下去,就已经要耽误孩子了,什么班都没报过,落后在了起跑线上。可是连年来都是疲于应付开销,没有一点积蓄,连个小班也报不了。正如妻子所说,如果房子卖了回老家,那应该是高质量的生活,可是北京也许再也回不来了。

昨天下午在新公司转正述职,老毛病几乎犯了,打开PPT,说了很多实话,比如说,公司能协调政府资源这种大白话,比如说内部需求中领导对产品的要求或别的部门对产品的需求都是大坑这种实话,幸好大部分的讲述控制在了产品这个角度,但估计领导仍会觉得有些不爽。真的不适合在职场打工,自己创业又没有条件,如果自己创业,那下面的人估计必须是务实的人,但组织中一点也需要能说会道的人,由此来看,创业也未必适合我。思来想去,得加快向中医转行的步伐了。争取今年下半年能把师承报上。

早上儿子拿了两块饼干,已经吃了一块,另一块一出门就滚到了地上,咧嘴哭了,小闹了一下,想回去再取一块,但几乎要耽误了去幼儿园吃早饭。后来停好车,笑着跑进幼儿园,刚好赶上。

回到现实

外面放着爆竹,我听着《Fade》,朋友圈里分享了一篇《如何活着:欲望、外界、标签、天才、时间、人生目标和经历》,有个曾经的朋友问我现在还写不写文章,我很想写,但是没时间。

本来想今天改改简历,明天开始投。但除了文档名称,一字未改,要改也快。过去也为别人改了不少。

一个朋友主动找我聊,只是聊,而并没有事,多难得。

我们都在忙,忙着生存和发展,忙到没朋友。有些话需要朋友来倾听,一个三十四岁的人可耻地渴望友情。

我在想简历怎么改,其实我想转做中医。我并不热爱中医,也并非想靠中医赚钱,说对了,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只是想通过中医成为一个别人用的着的人,以满足我被需要的心理。再者,我是个不能和别人合作的人,我是个吹毛求疵,对别人很不宽容的人,我不善于处理和别人的关系,觉得麻烦,我更喜欢一个人进入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我说了算,中医满足这一点。对于一个中途就累了的人,中医可能还代表着日后的稳定,起码算是一个可积累的工作。

以上,只是一个角度的说法,当然能有另一个角度的说法,去除了那些定义,伪装成积极向上。

《Fade》是首曲子,没有歌词。节奏有心跳的张力和约束,基调是平稳,符合我们生存的要义,既要有张力,又要在束缚之下。这样就有了奋斗拼搏的感觉,多年以后,会觉得这是一种快乐。所以我一直在单曲循环。

生日

昨天是老婆的生日,在娘家群里,舅舅姨姨每人给发个小红包,我想拉她进我们家微信群里,让我妈也给发一个,但我妈的表现让我失望。潜意识中没有接纳为家人一分子,尽管孙子都已经快五岁了。很多问题的想法上,特别狭隘。

今天是我的生日,初恋给发来了第一个祝福,当然我也记得她的生日。有人觉得唯有初恋是真爱,然后就再不会有真的爱情了。但我觉得不是,各种爱情关系只是特点不同,不是真假上的区别,初恋的特殊性只在于是头一次,婚姻中的爱情则更为贴合和深邃。

老婆娘家群里亲戚又给发了很多个红包,而我这边,母系亲戚无一人记得,父系亲戚只有我二婶发了祝福,而我回谢的信息中又口误说成了三婶。要说这些都是小事,可是生活中这些点点滴滴无形中就改变了人与人之间亲疏远近的关系。

昨天夜里11点半就开始有人接财神,一直持续到今天临晨,爆竹爆炸声和亮光很是让人没睡好。下午先睡了一觉,居然又睡了一觉。

上午二姑一家过来,我把话题引导到关心我奶奶上,我妈却喋喋不休地说着我姥爷新续弦的老太太,接收不到停止的暗示,事后我又忍不住教训我妈聊天不懂得以对方为中心。

中午准备了更多的菜盘,而我内心中更希望我妈不要专门这么做。

傍晚时,大舅一家过来,聊到妹妹有没有男朋友,妹妹就开始带着情绪说话,我仔细想了想,好像很久没有听到谁在聊天中带着情绪。

我特别希望我看到的是众人的优点,而不是总盯着负面。不开心,总是压抑,压抑就看什么都不顺眼。可是怎么会有那么多不开心?生活多美好。

家乡过年

祭祖上坟,差点把山头点着,六十多平的干草瞬间就成了灰烬,幸亏有雪,用鞋把雪踢到火焰上再踩踏,才熄灭了大火。

中旗街上的平房,保留了农村居舍的风格和居住习惯。烧纸回来,给奶奶的房子贴上对联。

下午邻居们一起清理完楼下的积雪和垃圾,又垒起了一个炭旺火,这是零点接神时不可缺少的一个道具。

春节晚会,亲戚群里微信红包不断,完全不能静心看节目,红包金额很能体现一个群里对待金钱的态度。

家乡的除夕夜,爆竹声声,热闹非凡。

接神后打麻将到两点半,直到我爸胡了一把才去睡觉。

初一九点半,被窝中给几个长辈用微信语音拜年,二伯立即发起了视频,我爸和聊的时候,我妈说了一句话,我用我惯有的给人施加压力的方式镇压了我妈。又成了以暴制暴,还是事后春风和煦地以对她好的角度谆谆劝导为好。

下午去姥爷家拜年,把话题引导到过去的岁月,老人家已经87岁,再不听,经历那段历史的一代快要不在了。姥爷去年刚刚续了弦,八十几的老太太同样精神抖擞,打麻将连赢我们几个小辈。

亲戚中,变化最大的莫过于二舅一家。过去说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的努力,但,某些资源对所有人开放和流通,诸如信息、文化潮流、消费理念等,所以发达了,立即可以在形式上有所体现。

四姨女儿甜甜要不要去呼市上初中的话题引起了一番对中国教育的讨论,共识是贵国教育体制有问题。在具体的教育方式上二舅持“社会实践论”,认为应该缩短教育年限,最多高中毕业后即就业,大学只是吃喝玩乐的醉生梦死场所,除了耗费家财,实在没有任何用处;四姨夫认为“社会能力”最重要,即社交能力和结好对自己有用的人的能力;我爸同样认为学习不是太重要,在场和他有同样观点的大有人在,所谓除了一直考到清华北大。做了一辈子的老师,我爸也是到现在有了这样的观念,又一次讲了他一个和光同尘、稀里糊涂的同学例子。观念的变化其实反映了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在平民立场上贵国教育最失败的莫过于此。

我完全插不上话,大家都是简短大声地重复自己的论断,再者我也想听听更多的声音。我以为出身比教育更为关键,一出身、二运气、三教育(学习能力),我二舅反对,认为个人能力是第一位。这个观点实际上是以他个人的奋斗作为经验之谈。事实上在我看来,勤劳并不是个人能力,对于他的经历,更能说明了出身和运气的作用,虽然本身出生在贫困的农村家庭,但他大哥的个人发展产生的思维上的影响和实际行动上的帮助,产生了另一种出身的环境,如果二舅是我爸的兄弟,同是一个二舅,恐怕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什么是出身,出身就是环境。同一粒种子,不同的环境中结不同的果实。再优秀、再努力的种子,在一片荒芜中也结不出果实,能勉力生存已属不易。出身代表了阶层,圈子的能量层级,所关注的重心和远见。把握着各行业命脉的权贵后代,每个人都能力很强么?出生就具备了高度,有背景有资源,成就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第一大好运气,就是有个好出身。第二大好运气,就是跟上了时代趋势,并遇到了贵人。

接下来才是教育。真正的教育是一个人具备了终身反省和学习的意识和能力,有着正确的独立的思考能力,而不是局限于学习的形式中。一辈子在学校中,或者在社会中,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于智慧和后代无益。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有很大的道理。

能听到别人生活中的经验和教训,真乃大幸!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果我是我的亲戚们,应该会给我创造一个机会,听我好好说些什么,遗憾的是并没有人这么做。姿态放低(但人格上平等),保持谦虚,就能从别人那里多听些好处。

一场大爆炸,让来路不明的大龟电动车面临被别人夺走的风险。我和老婆极力保护,在逃避的过程中,帮儿子抓了两个神奇的小动物。

立常志

依然大霾。奇特的是难得一见的雾凇景象持续了半天,树枝开满了霜花。

同仁堂,服务算好。又一次见到了张大夫,简历上宣传是施今墨的弟子。前天带孩子看咳嗽,今天带岳母看便秘。张老的开方手法很奇特,两次开方没有用成方加减,而更类似于两两一组的对药拼装。病人不是很多,我请教了学医的方法。

必须转中医这一行。

霾天也有好照片

在霾中也能拍到好照片,霾是事实,好照片如同观念。影响我们的是观念,而非事实。

我们要向父母学习些做饭的手艺,要不然时间过得这么快,以后想吃的时候只能自己做给自己吃了。

我扮轨道,儿子扮火车,小小的身体在我背上爬行。

妹妹走了一万三千多步。社会上奔波,只能靠自己。

常见的认知扭曲

常见的认知扭曲——戴维·伯恩斯(David Burns)

  1. 全或无思维(也叫二分思维):即用非黑即白的方式看待事物。
  2. 过度泛化:一个单一的消积事件,被认为可能带了一种永无止境的失败模式。
  3. 贬低积极的方面:否定积极的经历,坚持认为它们是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能算数;通过这种方式否定自己的成功,让自己仅仅关注于没做好的那些事。
  4. 读心术:消极地解读别人的想法或感受,即使没有什么可靠的证据来支持这种结论。
  5. 预测未来:一个人可能会预期未来会变糟,并把这种预测视为已经确立的事实。这种悲观预期带来的焦虑称为预期性焦虑(anticipatory-anxiety)。
  6. 灾难化:预期可能出现最坏的结果,并对它作出反应,就好像预测已经成真一样。这通常会导致一个高度夸张的结论。
  7. 情绪性推理:假设自己的消极情绪反映了事件的真实情况,“我感觉到它了,所以它一定是真实的”。
  8. 应该性陈述:用“应该”和“不应该”来激励自己,仿佛有一个严苛的声音在督促你。
  9. 贴标签:这是过度泛化的一种极端形式,你并没有鉴别出思维中的错误,而给自己或他人贴上负面的标签,例如“我是一个失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