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星星

午夜,准确地说是23:11。很想早点睡觉,往常一个人在次卧。岳母来了,现在我得等着妻洗完搽好油我才能去睡,否则上去我也睡不着。

妻打吃鸡游戏,开着麦一直说话,让人烦躁。我坐在沙发的角落更新这篇博客。

在这之前,我练了半小时的瑜伽,把一本煽情文集收尾看完。

肚子持续像肠炎的症状,前段时间总想呕吐,我担心我会不会英年早逝。我还想趁着儿子上小学的这六年,有多的时间和精力以及少的负担,辞职出来,用好这黄金的五六年,赚1850万。

美好的事物,让人恨自己无能。多希望有很多钱,实现一个简单的愿望。美好的事物,唤醒拼搏进取的欲望。如果唤醒的是持续的意志,那该多好。

很讨厌现在的心境,从前以为再不会有的状态。一切的纷纷扰扰,堙灭于无能为力。

就这么点文字,到了23:55。半个多月了,也算撕破了一点小口,泄出了少许能量。

又能怎么样,还能怎么样。青春洋溢的梦想总是打动人心。能实现这个梦想吗?

爱鲁迅

建了个新站:爱鲁迅,计划收集鲁迅的全部文章。从功利的角度考虑,读鲁迅的文章,有利于思维能力的锻炼。其文章之所以尖锐、深刻,源于其思维方式是“第一原理”。

这个站探索了SSL的配置,即使用了https安全协议。因为个人博客分享在微信朋友圈中,无法直接打开,没有备案的站点经常这样。https能一定程度改善这个问题。

下面记录SSL的配置过程:

环境:

CentOS:7
Nginx:1.10.0

第一步:申请 Let’s Encrypt 免费证书

1、安装 Certbot

yum install certbot -y

2、执行:

certbot certonly -d "ailuxun.com" --manual --preferred-challenges dns-01 --server https://acme-v02.api.letsencrypt.org/directory

根据提示输入:

(1)邮箱,回车
(2)A,回车
(3)Y,回车
(4)Y,回车

看到Press Enter to Continue时暂停,登录域名解析管理,添加一条TXT记录,看终端中的提示信息,name为_acme-challenge,值是下面的一串字符。

继续在终端中回车,等待执行成果。

第二步:配置 Nginx 开启https

1、将 http 跳转至 https:


server {
listen 80;
server_name ailuxun.com www.ailuxun.com;
return 301 https://$server_name$request_uri;
}

2、配置SSL:


server {
listen 443;
server_name ailuxun.com;
root /home/wwwroot/ailuxun.com;
index index.html index.htm;
ssl on;
ssl_certificate /etc/letsencrypt/live/example.com/fullchain.pem;
ssl_certificate_key /etc/letsencrypt/live/example.com/privkey.pem;

}

3、重新加载Nginx:

nginx -s reload

第三步:自动续期证书

crontab -e

15 2 * */2 * certbot renew --quiet --renew-hook "service nginx restart"

保守与灵活顽强的生命力

最近在看《大江东去》,是一部改革开放商业史小说,看得过程中忽然想起了过往盘踞在家乡做小电器生意的几个南方人。

上初中时,就有“侉子”(老乡把不说本地话的人一律统称是南方侉子,而实际有些根本就是山东、河北等地的北方人,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南方人)从镇上到乡下学校推销眼镜,带着简单的测视力和验光的仪器给学生配近视镜,过一个礼拜再把配好的眼镜送到学校,97、98年左右,大概是四、五十元一副。他们都在镇上租了店面,主营配眼镜,兼卖小电器,磁带等,大概是坐商收益有限,也可能是天生吃苦耐劳,偶尔改行商跑几十里山路去拓展业务。

这些人留给我的初次印象,是比本地人帅,可能源于他们的发型,以及方言口音,现在回想,他们可能是江浙一带的人。等我上高中,到了镇上,就常常光顾这三四家店铺,他们做的是差异化商品,特点是小、轻、贵,更重要的是有些东西只有去他们那里才能买到,比如随身听,电子词典,这类都是当时高中生的奢侈品,我不知道他们的进货渠道,想必是从家乡长途寄运到偏僻的内蒙,所以得体积小巧,又要暴利,这样一趟才拉得多,运费才能摊薄,他们几家又是亲戚,虽然不同的店名,摆着稍有差异的商品,但买来买去,其实钱都是自己家赚了。

唯有一家,貌似和那几家来自于不同的地方,很会做生意,让价的时候显得非常为难,让人觉得不像那几家那么奸诈,于是我算是那儿的忠实用户,甚至多少算有点友情的成分,有新进的磁带会给我留着,买的吹风机也是理发店的“品质”收得是一般吹风机的钱,可想而知他培养了不少忠实用户,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他受到了非老乡的排挤,做了几年,离开了我们这个地方,而那几家,盘踞在镇上可能有二十几年。

直到今天,我才能理解背井离乡意味着什么,如果是飞黄腾达,那到处都是锦绣山河,如果是挣扎生存,那真是断雁叫西风。是什么让他们在经济落后且气候恶劣的内蒙地区坚持那么久。

高中时候,家里开校园小卖铺,进货渠道也是“侉子”,区别是他们来自于山东,要货只要打去电话,风雨无阻地送来。他们对当地人吃肉的习惯,大呼过瘾。但我日后在北京这个鱼龙混杂的地区来看,山东人给人的印象不也是大碗吃肉大碗喝酒吗,可见,内蒙吃肉是真的大吃特吃。在当地人的观念里,侉子们头脑灵活,吃苦耐劳,热情而又狡诈,但并没有意识和排斥外地人的侵入,可见,这种融入,是相当的成功。

如果这是种灵活且顽强的生命力,那本地人的特点就是保守,普遍没有闯荡精神。就连去外地上学这样的事,也会犹豫摇摆不定,这是最近摆在我四姨家的难题。选择是很难的事情,比追求一个高难度的目标更难,因为一旦面临选择,那就意味着复杂,凡事有利有弊,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选择其一,又担心会不会选错,焦虑、纠结,甚至寄希望于没有选择,日后也会不断回想如果当初选择另一个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而如果是只有一个目标,那难度只局限于想办法,找资源,一路上伴随着努力过就不会后悔的良好心态。消除等待,消除选择,算是一个幸福生活的诀窍。

以上,也算是自己亲妹妹近期选择的一个总结。立业,在她那里一直算顺风顺水,运气之外,隐忍的性格其实也是另一种努力,这让人看起来觉得顺从。让我遗憾的是,成家,家里人急迫,而我也是看不到信心,没有看到她的方法,而只是看到她降低标准的心态,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知道自己看到的肯定不是全部,但遗憾的是让我看到的只有这么多,如果能在北京找到合适的人,那北京的这份工作其实算是完美。比起工作,生活是否幸福,婚姻更决定一筹。如果在早些年,我觉得我可以做些什么,组织些活动,带动妹妹多接触些人,号召人们给介绍些对象等,但如今是觉得力不从心,甚至有些浑浑噩噩。即心有余力不足,当担负起压力和重任,力又有所不逮,就会找些重复机械的事来做,回避与父母艰难的沟通,不想去动脑筋计划、规划,得过一日,且过一日,不愿去想以后面临的艰难问题,诸如中年再就业,孩子上学,生存和消费等。人在成长中就认清了自己是个凡人,认命了。人到中年的心态变化还是挺大的。

迷之自信

有人说,不知道有些人的自信是从何而来,于专业方面没有特长,指导别人却滔滔不绝,句句都不在点上,简直是迷之自信。

我就笑了。其实靠个人技能能让别人心服口服太难了,中国人历来是口服心不服,尽管你有长处,但如果稍有不如我的地方,那我也有资格看你不起,忽视你的长处,把你一棍子打翻。反过来,一个人如果拥有了别人不曾有的经历和物质,也不论是子承父业还是踩了狗屎运,那也是要膨胀起来,觉得不如自己的人,无论哪一方面,绝不可与自己同日而语。即所谓一俊遮百丑。这种心态,不自觉地就滋生起来。

领先优势

在一项新技术的肇始阶段就沉迷于这项技术,那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在这个领域中,基本可以做一些事情。昨天看吴晓波的《腾讯传》,刚起了个头,看到95年的时候,马化腾就在家里装了4部电话,用于提供对点直拨网站的服务,这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可以理解为“私服”,满足远程非实时的文字交流(类BBS),完全是兴趣使然。马化腾是中国最早的不到一百名网民之一,且已掌握了尖端的开发能力,能在DOS下开发图形界面软件。他在九十年代开发的炒股软件可以卖到五万元,大学宿舍里他和另一位同学已经有了自己的个人电脑。这是真正的前辈。

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接下来物联网(以传感器为基础设施)、大数据、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成为趋势。在这些领域里,以现在的劳动分工和协作模式,个人很难产生一项重大的发明或产品,只有组织才能完成跨域的成果。作为凡人,享受这些技术带来的生活便利就可以了。

互联网特点

互联网的特点就是创新(不管是微创新还是颠覆式创新)和去中心化。所以这个行业的管理方式上也应相随应:颠覆传统、挑战权威、扁平节点化。

强调权威、唯上主义、方法固化、层级化、过程化、形式化,都是对务实的互联网产品驱动力的伤害。

因为互联网是求新,而不是求稳,如果在求稳的组织中,那正好相反。

产品经理特长

昨天下午向大领导彭作文先生汇报工作,彭总写有《大数据分行业大解析》一书,号称中国数据哥,成功运作了军犬舆情系列和慧数汽车等数据应用产品,形象儒雅,言谈谦和,头脑灵活,公司被现公司收购。他问我,作为产品经理,我所擅长哪一面。

把我问懵圈了。我原来对于自己的长处非常了解,在于互联网生产过程的综合能力突出,一个人从域名解析、服务器环境搭建开始,到部署开源程序简单修改以达到初级产品的程度,也就是从0到1的工作,哪怕是就我一个人,发布速度也会非常快,另外是有些创意和想法,还极熟悉运营。但昨天猛一听到这个问题,就有点顾左右而言它的意思,其实如果是处于面试状态下,这个问题应该还是能回答上来的。

彭总说:“我认为产品经理有这么几种类型,一种是抓需求抓特别准的,能把握住业务需求的;二是能够快速实现的,产品原型设计会非常快;三是偏项目管理型的,能协调UI、技术高质量完成产品的;四是能包装产品的,能把产品包装得很好的”。经过启发,我说我是偏规划和快速实现的。

与其说缺乏急智,不如说归纳能力不够,与其说能力的问题,不如说不自信,这个不自信不是说这件事本身的不自信,而是说国人普遍存在的不自信,遇到问题的时候,先想会不会回答错,或者不是对方想要的答案,却没有聚焦到问题本身,想切入点和归纳的方法。在和儿子的共同成长中,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细想这四点归纳,一和二,是和事物打交道,三和四,是和人打交道。我既不擅长包装产品,又不擅长提要求和监督,适合做独自决策和驱动的工作,例如中医,是“用思精而韵不高”的类别。

今天早上朋友圈里看了一篇行走天涯的文章。在上海工作的70后,工作六年而没有积蓄,裸辞后取出仅有的6万公积金,骑上自行车,开始环游中国,历时三年后,带着他路上相识继而相亲的媳妇,在北京乡下,开始了新的生活,种菜,创造绘本。在路上的三年,会对一个人的三观有多大程度的重塑,无法了解,除非也能有闲有钱去走出去,想起同学用两个月的时间自驾环游了中国,还是羡慕不已。

参加图书签售会

试试能不能在早上写日记。按理应该有半小时时间。

昨天去参加了雾满拦江《你要在最好的年纪 活得无可代替》新书签售会,见到了作者本尊,粉丝们热情有余,疯狂不足,符合知识偶像的待遇。我去是因为活动地点在西红门荟聚言几己书店离我家很近,如果再远点,肯定也懒得去了,到现如今,很少有让自己觉得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人了,这并不是我实力变强大了,而是我越来越认识到所有的人都是要吃喝拉撒,都有坐在马桶上拉不出屎的时候,不管多坏的人,都有一个最爱他的妈妈使劲地爱着他,多美的女人,都有软弱的时候,都是一团骨肉。于是乎,越来越少崇拜,越来越没有偶像,但我还是会欣赏和佩服某个人的某一行为,比如前段时间的大学同学老朱休了两个月假,开着哈弗H6环游了中国,还去了西藏,自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念念不忘想过去找他,看看这一圈得多少花费,有什么收获。

我还想起高中时候高我们一届的校花,那时我以为她真是天下第一美人,后来见的人多了,虽然依然承认她的美丽,但已然不是第一了。昨天新书签售会上,有一位粉丝兼美女作家,当她说出10月份有一本书要出版的时候,果然被很多人抓住机会加了微信,还有荷尔蒙旺盛的小伙子加美女主持人的微信,旁边一个男工作人员在呵呵笑。美女问老师,想揭示人性但写出来的总觉得那么浅显,老师就讲了个故事,说两只公狗争夺一条母狗的交配权,经过一番争斗,一只公狗胜出,正当兴高采烈地扑过去时,厨房又扔出来一块骨头,于是这狗开始犹豫、纠结,骨头,母狗?母狗,骨头?最后相通了母狗来之不易,失败的公狗意外得到了骨头。

我在朋友圈说书有签名,价值千金,收藏万册,福被我儿,估计很多人没看懂。收藏签名书倒手来卖,应该是条发财的路,尤其是在作家还没名气的时候拿到他的签名,当然有名气后再拿就不容易了。如果真能有上万本,每本只算一百块,那也是一大笔钱,实际有的签名书可能能卖到成千上万。

昨天夜里,梦到在我爷爷奶奶的老屋子,有两只狗,一只凶猛如狼,嘴里还有利刃,总想冲进来咬我,另有一只像是在保护我,同时又像是受逼迫要协助前只狗,两只狗好像还对话了。早上醒来一琢磨,《说岳全传》中岳飞做了这个梦,解梦的人解出来两犬说话,那就是“狱”,难道我有牢狱之灾?等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才意识到,应该是受了签售会上雾老师讲两狗之争的影响。

行动力

昨天看完小说《人民的名义》已经半夜两点多了。如果不是电视剧打了头阵,这部小说绝不会这么火,比它尺度大的多的是。电视剧中的达康书记演绎得太好,但从四、五集开始剧情拖沓,我果断地弃了。今天早上听广播说,这部小说已经印了七次,销售了一百多万册,还准备要拍电影,作者真的是运气不错。

昨天晚上给儿子念《狼王洛波》的故事,还没念完,儿子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其实他是在逃避洗漱。妻子对儿子要求严格,比如大人说话不让插话和打断。而我比较宽松,对于一些三观的规则,我尽量不给他界定是非对错好坏的标准,我的想法是在阅读和讨论现实中的事情时,尽量多些角度启发他,但我其实很懒,集中精力陪孩子的时间并不多。在我成长的后期,父母也是忙于工作,挣点小钱。减少了对我的关注和监督,结果后继无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教训,最好不要遗传下去,给自己绷根弦,多思考一些对儿子的教育并践行。对儿子,我会有一些正面的鼓励,夸他观察力强,动手能力强,今后表扬还需要更具体、更有建设性。妻子认为再这样晃下去玩下去,就已经要耽误孩子了,什么班都没报过,落后在了起跑线上。可是连年来都是疲于应付开销,没有一点积蓄,连个小班也报不了。正如妻子所说,如果房子卖了回老家,那应该是高质量的生活,可是北京也许再也回不来了。

昨天下午在新公司转正述职,老毛病几乎犯了,打开PPT,说了很多实话,比如说,公司能协调政府资源这种大白话,比如说内部需求中领导对产品的要求或别的部门对产品的需求都是大坑这种实话,幸好大部分的讲述控制在了产品这个角度,但估计领导仍会觉得有些不爽。真的不适合在职场打工,自己创业又没有条件,如果自己创业,那下面的人估计必须是务实的人,但组织中一点也需要能说会道的人,由此来看,创业也未必适合我。思来想去,得加快向中医转行的步伐了。争取今年下半年能把师承报上。

早上儿子拿了两块饼干,已经吃了一块,另一块一出门就滚到了地上,咧嘴哭了,小闹了一下,想回去再取一块,但几乎要耽误了去幼儿园吃早饭。后来停好车,笑着跑进幼儿园,刚好赶上。

回到现实

外面放着爆竹,我听着《Fade》,朋友圈里分享了一篇《如何活着:欲望、外界、标签、天才、时间、人生目标和经历》,有个曾经的朋友问我现在还写不写文章,我很想写,但是没时间。

本来想今天改改简历,明天开始投。但除了文档名称,一字未改,要改也快。过去也为别人改了不少。

一个朋友主动找我聊,只是聊,而并没有事,多难得。

我们都在忙,忙着生存和发展,忙到没朋友。有些话需要朋友来倾听,一个三十四岁的人可耻地渴望友情。

我在想简历怎么改,其实我想转做中医。我并不热爱中医,也并非想靠中医赚钱,说对了,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只是想通过中医成为一个别人用的着的人,以满足我被需要的心理。再者,我是个不能和别人合作的人,我是个吹毛求疵,对别人很不宽容的人,我不善于处理和别人的关系,觉得麻烦,我更喜欢一个人进入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我说了算,中医满足这一点。对于一个中途就累了的人,中医可能还代表着日后的稳定,起码算是一个可积累的工作。

以上,只是一个角度的说法,当然能有另一个角度的说法,去除了那些定义,伪装成积极向上。

《Fade》是首曲子,没有歌词。节奏有心跳的张力和约束,基调是平稳,符合我们生存的要义,既要有张力,又要在束缚之下。这样就有了奋斗拼搏的感觉,多年以后,会觉得这是一种快乐。所以我一直在单曲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