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第18届中国(北京)国际房车露营展览会

2019第18届中国(北京)国际房车露营展览会在北京房车博览中心召开,从3月12日至3月17日,为时6天。我赶在最后一天前往了会场。

房车是我不熟悉的领域,就是在去年起,偶尔关注起了房车。到了会场,看到可能有几百种型号的房车,才知道这个市场已经竞争到这么惨烈的地步。以我不专业的眼光看,大部分国内厂商都是在几款成熟的平台(底盘)上,开发了不同品牌和型号,厢内空间像房子装修一样,布局稍作调整,选择不同的装修材料,以水箱的容积、电池的容量、电视冰箱的尺寸和装修的风格拉开区隔。价格更是参差不齐,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真正要选购房车的时候,得做不少准备工作,否则一定会眼花缭乱。也说明中国的房车市场仍在起步阶段,群雄争霸,还没有大面积地淘汰和洗牌。连「新飞」也在做房车,对,就是「新飞冰箱」的那个「新飞」。

房车,是房和车的结合,有着独特的文化。从房的角度来讲,保暖、隔温、隔风、隔音、安全等是基本的要求,还没体验过房车露营,不知道房车是如何保障这几点的,其次是用水用电的方便,这就取决于水箱和电池的规格。再次是内部的空间、挑高和布局的合理性,最后是家具装潢的现代化和便利性和用料的品质;从车的角度来讲,关注的也是安全、动力、油耗、驾驶体验几个方面。

现场的观众,有不少老年人。很多人都是在退休后,购买房车开始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我自己关注房车的时候会有一点蠢蠢欲动,但到现场看到各式各样的车型后,并没有十分兴奋,等以后实际体验后再看看心理会有什么变化。

特斯拉 Model Y 与 Model 3 相差不大

2019年3月15上午11时,特斯拉进行了 Model Y 车型的在线发布会。自此,特斯拉凑齐了 SEXY 四款车型。

新款的 Model Y 定位为紧凑型 SUV,它与 Model 3 共享 75% 的零件。据 YouTube 国外已体验试驾 Model Y 的用户讲,除了底盘有所升高,视野较 Model 3 略有开阔之外,没有其它更多的差别。Model Y 的七座是可选布局,如果不选择七座,估计和 Model 3 更无差别。

在安全性方面,马斯克说这是全世界最安全的 SUV。

性能方面,Model Y 可以实现 0-100公里加速最快成绩为 3.5 秒,按照美国的测试标准,Model Y 的最长续航可达 300 英里(约483 公里)。

版本 价格(美元) 百公里加速 续航 交付时间(理论)
基础版 3.9万 5.9秒 370公里 2021年
长续航版 4.7万 5.5秒 483公里 2020年
四驱版 5.1万 4.8秒 450公里 2020年
四驱高性能版 6万 3.5秒 450公里 2020年

Model Y 比 Model 3 的售价有所提高,基础版就贵了 4 千美元,而实际在中国的定价会贵出更多,而其续航却比 Model 3 少约100公里。在中国,特斯拉的充电桩铺设远不如欧洲,人们对续航焦虑更为明显。同样能拥有特斯拉这个品牌的汽车,空间提升有限的情况下,预计中国用户会选择更便宜续航更长的 Model 3。

风轻云淡

最近工作中多任务并行,搞得有点焦头烂额,充分体会到了时间管理的必要性。但心态出奇的好,所谓虱子多了不痒,没有分身术,也没有三头六臂,一天就这么多小时,能干多少干多少,让干啥就干啥,区区文档工作,不在话下。公司愿意发着产品经理的工资,让干文档的工作,个人的损失恐怕是小头。

之前公司“铁军”群里,领导让讨论“支撑”,要求每个人当晚必须就这个话题谈谈体会。同事们情绪激昂,纷纷表态,只有余柯说的还算接地气,有建设性,但恐怕并不被领导喜闻乐见。我也整理了一段话,但我没发。次日和同样没发言的同事交流,她说做不到别人那样,做人还是要有底线的,要守住底线。就凭这一句话,大丈夫斯不如也!

看了大家的发言,想到了庄子内篇说一阵风刮过,不同的孔窍发出了各种声音——有激昂的、有隐晦的、有尖锐的、有理性的……

比喻同一件客观事物,由于立场、视角不同,形成了不同观念。我不是军委成员,今天因为找援助,“混”进了群里,正好赶上这个话题,要求每个人都说一说,我也说说我的感受。

“支撑”,从管理学来看,避免擅长后勤的萧何去支撑前线的韩信、擅长内政的张良去支撑后方的萧何、擅长军事的韩信去支撑帷幄中的张良,不仅是资源效率不能最大化的问题;

从系统论来说,“支撑”如果成为常态,而不是临近单元发生正负反馈,那资源组织方式和边界需要再评估;

从战略角度,会有一个优先顺位,纯正的互联网公司,一般是模式>产品>增长>技术,我们公司是增长第一,要以5倍年增长发展,所以支撑商务和商机为重,但这里边有因果和根本的关系,“更应该珍惜在项目支撑中打磨产品的机会”余柯语,如果生存没有压力,不妨多支撑因和根。

领导倡导做好各种支撑工作,打着这个旗号,有的人自己份内的事不做利索,让别人来支撑,若对方稍有拒意,便告状上去,称此人不配合工作。那些支撑别人的人,四处救火,干着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形成了不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的事的怪圈,这样的管理,也是令人佩服,但这些与我又何干?每个月给我10万,让我去打扫厕所也行。后来我就退出了“铁军”群。

晚上加了会儿班,回到家里,看到发烧了三天半从国庆后一直请假没去上学的儿子还是精神不济,心头涌起无能为力的感觉,好在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开始退烧了。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还完房贷、车贷,各种信用卡,剩下的钱,从这个月起就交由老婆打理了,十年的财政大权交了出去,希望这一改变,能让家庭经济状况有所改变。我这一把手伸出去,每个指头缝得有三毫米宽,漏财啊!

2018.10.10,大兴首邑溪谷,天气寒冷。

闪亮的星星

午夜,准确地说是23:11。很想早点睡觉,往常一个人在次卧。岳母来了,现在我得等着妻洗完搽好油我才能去睡,否则上去我也睡不着。

妻打吃鸡游戏,开着麦一直说话,让人烦躁。我坐在沙发的角落更新这篇博客。

在这之前,我练了半小时的瑜伽,把一本煽情文集收尾看完。

肚子持续像肠炎的症状,前段时间总想呕吐,我担心我会不会英年早逝。我还想趁着儿子上小学的这六年,有多的时间和精力以及少的负担,辞职出来,用好这黄金的五六年,赚1850万。

美好的事物,让人恨自己无能。多希望有很多钱,实现一个简单的愿望。美好的事物,唤醒拼搏进取的欲望。如果唤醒的是持续的意志,那该多好。

很讨厌现在的心境,从前以为再不会有的状态。一切的纷纷扰扰,堙灭于无能为力。

就这么点文字,到了23:55。半个多月了,也算撕破了一点小口,泄出了少许能量。

又能怎么样,还能怎么样。青春洋溢的梦想总是打动人心。能实现这个梦想吗?

爱鲁迅

建了个新站:爱鲁迅,计划收集鲁迅的全部文章。从功利的角度考虑,读鲁迅的文章,有利于思维能力的锻炼。其文章之所以尖锐、深刻,源于其思维方式是“第一原理”。

这个站探索了SSL的配置,即使用了https安全协议。因为个人博客分享在微信朋友圈中,无法直接打开,没有备案的站点经常这样。https能一定程度改善这个问题。

下面记录SSL的配置过程:

环境:

CentOS:7
Nginx:1.10.0

第一步:申请 Let’s Encrypt 免费证书

1、安装 Certbot

yum install certbot -y

2、执行:

certbot certonly -d "ailuxun.com" --manual --preferred-challenges dns-01 --server https://acme-v02.api.letsencrypt.org/directory

根据提示输入:

(1)邮箱,回车
(2)A,回车
(3)Y,回车
(4)Y,回车

看到Press Enter to Continue时暂停,登录域名解析管理,添加一条TXT记录,看终端中的提示信息,name为_acme-challenge,值是下面的一串字符。

继续在终端中回车,等待执行成果。

第二步:配置 Nginx 开启https

1、将 http 跳转至 https:


server {
listen 80;
server_name ailuxun.com www.ailuxun.com;
return 301 https://$server_name$request_uri;
}

2、配置SSL:


server {
listen 443;
server_name ailuxun.com;
root /home/wwwroot/ailuxun.com;
index index.html index.htm;
ssl on;
ssl_certificate /etc/letsencrypt/live/example.com/fullchain.pem;
ssl_certificate_key /etc/letsencrypt/live/example.com/privkey.pem;

}

3、重新加载Nginx:

nginx -s reload

第三步:自动续期证书

crontab -e

15 2 * */2 * certbot renew --quiet --renew-hook "service nginx restart"

保守与灵活顽强的生命力

最近在看《大江东去》,是一部改革开放商业史小说,看得过程中忽然想起了过往盘踞在家乡做小电器生意的几个南方人。

上初中时,就有“侉子”(老乡把不说本地话的人一律统称是南方侉子,而实际有些根本就是山东、河北等地的北方人,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南方人)从镇上到乡下学校推销眼镜,带着简单的测视力和验光的仪器给学生配近视镜,过一个礼拜再把配好的眼镜送到学校,97、98年左右,大概是四、五十元一副。他们都在镇上租了店面,主营配眼镜,兼卖小电器,磁带等,大概是坐商收益有限,也可能是天生吃苦耐劳,偶尔改行商跑几十里山路去拓展业务。

这些人留给我的初次印象,是比本地人帅,可能源于他们的发型,以及方言口音,现在回想,他们可能是江浙一带的人。等我上高中,到了镇上,就常常光顾这三四家店铺,他们做的是差异化商品,特点是小、轻、贵,更重要的是有些东西只有去他们那里才能买到,比如随身听,电子词典,这类都是当时高中生的奢侈品,我不知道他们的进货渠道,想必是从家乡长途寄运到偏僻的内蒙,所以得体积小巧,又要暴利,这样一趟才拉得多,运费才能摊薄,他们几家又是亲戚,虽然不同的店名,摆着稍有差异的商品,但买来买去,其实钱都是自己家赚了。

唯有一家,貌似和那几家来自于不同的地方,很会做生意,让价的时候显得非常为难,让人觉得不像那几家那么奸诈,于是我算是那儿的忠实用户,甚至多少算有点友情的成分,有新进的磁带会给我留着,买的吹风机也是理发店的“品质”收得是一般吹风机的钱,可想而知他培养了不少忠实用户,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他受到了非老乡的排挤,做了几年,离开了我们这个地方,而那几家,盘踞在镇上可能有二十几年。

直到今天,我才能理解背井离乡意味着什么,如果是飞黄腾达,那到处都是锦绣山河,如果是挣扎生存,那真是断雁叫西风。是什么让他们在经济落后且气候恶劣的内蒙地区坚持那么久。

高中时候,家里开校园小卖铺,进货渠道也是“侉子”,区别是他们来自于山东,要货只要打去电话,风雨无阻地送来。他们对当地人吃肉的习惯,大呼过瘾。但我日后在北京这个鱼龙混杂的地区来看,山东人给人的印象不也是大碗吃肉大碗喝酒吗,可见,内蒙吃肉是真的大吃特吃。在当地人的观念里,侉子们头脑灵活,吃苦耐劳,热情而又狡诈,但并没有意识和排斥外地人的侵入,可见,这种融入,是相当的成功。

如果这是种灵活且顽强的生命力,那本地人的特点就是保守,普遍没有闯荡精神。就连去外地上学这样的事,也会犹豫摇摆不定,这是最近摆在我四姨家的难题。选择是很难的事情,比追求一个高难度的目标更难,因为一旦面临选择,那就意味着复杂,凡事有利有弊,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选择其一,又担心会不会选错,焦虑、纠结,甚至寄希望于没有选择,日后也会不断回想如果当初选择另一个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而如果是只有一个目标,那难度只局限于想办法,找资源,一路上伴随着努力过就不会后悔的良好心态。消除等待,消除选择,算是一个幸福生活的诀窍。

以上,也算是自己亲妹妹近期选择的一个总结。立业,在她那里一直算顺风顺水,运气之外,隐忍的性格其实也是另一种努力,这让人看起来觉得顺从。让我遗憾的是,成家,家里人急迫,而我也是看不到信心,没有看到她的方法,而只是看到她降低标准的心态,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知道自己看到的肯定不是全部,但遗憾的是让我看到的只有这么多,如果能在北京找到合适的人,那北京的这份工作其实算是完美。比起工作,生活是否幸福,婚姻更决定一筹。如果在早些年,我觉得我可以做些什么,组织些活动,带动妹妹多接触些人,号召人们给介绍些对象等,但如今是觉得力不从心,甚至有些浑浑噩噩。即心有余力不足,当担负起压力和重任,力又有所不逮,就会找些重复机械的事来做,回避与父母艰难的沟通,不想去动脑筋计划、规划,得过一日,且过一日,不愿去想以后面临的艰难问题,诸如中年再就业,孩子上学,生存和消费等。人在成长中就认清了自己是个凡人,认命了。人到中年的心态变化还是挺大的。

迷之自信

有人说,不知道有些人的自信是从何而来,于专业方面没有特长,指导别人却滔滔不绝,句句都不在点上,简直是迷之自信。

我就笑了。其实靠个人技能能让别人心服口服太难了,中国人历来是口服心不服,尽管你有长处,但如果稍有不如我的地方,那我也有资格看你不起,忽视你的长处,把你一棍子打翻。反过来,一个人如果拥有了别人不曾有的经历和物质,也不论是子承父业还是踩了狗屎运,那也是要膨胀起来,觉得不如自己的人,无论哪一方面,绝不可与自己同日而语。即所谓一俊遮百丑。这种心态,不自觉地就滋生起来。

领先优势

在一项新技术的肇始阶段就沉迷于这项技术,那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在这个领域中,基本可以做一些事情。昨天看吴晓波的《腾讯传》,刚起了个头,看到95年的时候,马化腾就在家里装了4部电话,用于提供对点直拨网站的服务,这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可以理解为“私服”,满足远程非实时的文字交流(类BBS),完全是兴趣使然。马化腾是中国最早的不到一百名网民之一,且已掌握了尖端的开发能力,能在DOS下开发图形界面软件。他在九十年代开发的炒股软件可以卖到五万元,大学宿舍里他和另一位同学已经有了自己的个人电脑。这是真正的前辈。

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接下来物联网(以传感器为基础设施)、大数据、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成为趋势。在这些领域里,以现在的劳动分工和协作模式,个人很难产生一项重大的发明或产品,只有组织才能完成跨域的成果。作为凡人,享受这些技术带来的生活便利就可以了。

互联网特点

互联网的特点就是创新(不管是微创新还是颠覆式创新)和去中心化。所以这个行业的管理方式上也应相随应:颠覆传统、挑战权威、扁平节点化。

强调权威、唯上主义、方法固化、层级化、过程化、形式化,都是对务实的互联网产品驱动力的伤害。

因为互联网是求新,而不是求稳,如果在求稳的组织中,那正好相反。

产品经理特长

昨天下午向大领导彭作文先生汇报工作,彭总写有《大数据分行业大解析》一书,号称中国数据哥,成功运作了军犬舆情系列和慧数汽车等数据应用产品,形象儒雅,言谈谦和,头脑灵活,公司被现公司收购。他问我,作为产品经理,我所擅长哪一面。

把我问懵圈了。我原来对于自己的长处非常了解,在于互联网生产过程的综合能力突出,一个人从域名解析、服务器环境搭建开始,到部署开源程序简单修改以达到初级产品的程度,也就是从0到1的工作,哪怕是就我一个人,发布速度也会非常快,另外是有些创意和想法,还极熟悉运营。但昨天猛一听到这个问题,就有点顾左右而言它的意思,其实如果是处于面试状态下,这个问题应该还是能回答上来的。

彭总说:“我认为产品经理有这么几种类型,一种是抓需求抓特别准的,能把握住业务需求的;二是能够快速实现的,产品原型设计会非常快;三是偏项目管理型的,能协调UI、技术高质量完成产品的;四是能包装产品的,能把产品包装得很好的”。经过启发,我说我是偏规划和快速实现的。

与其说缺乏急智,不如说归纳能力不够,与其说能力的问题,不如说不自信,这个不自信不是说这件事本身的不自信,而是说国人普遍存在的不自信,遇到问题的时候,先想会不会回答错,或者不是对方想要的答案,却没有聚焦到问题本身,想切入点和归纳的方法。在和儿子的共同成长中,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细想这四点归纳,一和二,是和事物打交道,三和四,是和人打交道。我既不擅长包装产品,又不擅长提要求和监督,适合做独自决策和驱动的工作,例如中医,是“用思精而韵不高”的类别。

今天早上朋友圈里看了一篇行走天涯的文章。在上海工作的70后,工作六年而没有积蓄,裸辞后取出仅有的6万公积金,骑上自行车,开始环游中国,历时三年后,带着他路上相识继而相亲的媳妇,在北京乡下,开始了新的生活,种菜,创造绘本。在路上的三年,会对一个人的三观有多大程度的重塑,无法了解,除非也能有闲有钱去走出去,想起同学用两个月的时间自驾环游了中国,还是羡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