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

本周三,一颗小行星与地球擦肩而过,约为 16 倍地月距离。人类无任何感觉。

如果距离更近,地球是不是能捕获另外一颗月球?

对于星空,有几次较深的印象。

第一次是童年,姥爷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叫我到院子里,指着银河两侧两颗较亮的星星,告诉我识别的要点是牛郎星两旁有两颗小星星,三颗星近似成一条直线,那是牛郎挑的担子,里面装着的他的孩儿。银河从南到北,占据大半个天空,灰蒙蒙的一条亮带,令人心生敬畏。

再大一些,大概是七岁,在爷爷家过年,年三十晚上接神,要等东方三颗一线的星星移动到正南方的时候,点旺火、放爆竹,后来在自然课本中了解到,这三颗星属于猎户座,大概是猎户的腰带或盾牌。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星座。

还是小时候,去三姨家做客,晚上和表弟在院子里玩,每天都能看到西北方有一颗「扫帚星」,始终停留在那里,扫帚状的尾部异常明显。据说这是不好的征兆。现在仍不知道看见的是哪颗彗星。

我爸爱打麻将,我妈不在家,我自己一个人不敢在家睡,他出去打麻将我只好跟着。钱输光了叫醒我回家,大概是夜里四点,内蒙空旷平原,漫天璀璨繁星,流星接二连三,比我后来专门看的流星雨数量更多。我后来再没见过如此浩瀚的星空。

十三四岁,晚自习后先去学校食堂找我妈再回家。去食堂的路上,不经意间抬头,一颗星星炸裂,炸出拳头大的耀眼光芒,转瞬即逝,颇感震撼。并不能百分百确定是星星的异象,但基本上应该是。如果是,这次爆炸不知道发生在多久之前,幸运地被我肉眼观察到。

高三复读那年,忘记有哪个星座的流星雨,夜里同学们哆哆嗦嗦地从宿舍出来,找一个不被楼房挡住的地方,呼市的光污染多少影响了观察,并没有看到多少。只记得,有一个男同学,蹲下来为他喜欢的女生拉好外套拉锁。

离开内蒙后,对星空就没有太多印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