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书摘

长期以来人们形成了一种习惯,那就是不去思考事情的对错,而这样的习惯也给一件事情蒙上了貌似正确的表象,起初出于对风俗习惯的保护,这些观点可能会遭遇人们强烈的反对。然而,骚动很快就会平息。毕竟时间比理性更懂得如何转变人们的思想。

社会因我们的需要产生,政府则由我们的罪恶出现;前者通过汇聚我们的情感来从正面提升我们的幸福,后者则通过限制我们的罪恶来从反面提升我们的幸福。一个鼓励交流,另一个制造差别。前者扮演守护者的角色,后者则处在惩罚者的位置。

安全保障是政府设立始末的真正目的,毫无疑问,用最低成本、最大利润以不论什么方式保障人民安全的政府是所有人所青睐的。

政府管理模式的诞生是因伦理道德已无力统治世界,而且这也是政府的设计和目的,即自由和安全。

在君主政体的构成中,有些地方非常可笑:它先是剥夺了一个人获取信息的手段,然后授权此人在需要作出最好判断时当机立断。

伟大的力量不在数量,而在团结。

一个试图征服我们的势力是最不适合来保护我们的。征服可能是打着友谊的幌子进行。

在各个国家,大量穷人将会一代代遗传下去,几乎不可能让这些穷人自己摆脱贫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