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表达能力

表达能力是个人能力中最重要的一项,没有之一。

它代表着一个人的输出,不管你输入吸收了多少,不管你处理记录了多少,形成什么样的观念和思维,没有精准和最大化的输出,那么一切都是零,最好是能放大性的输出。

我的表达能力很不好,尤其是口语表达能力,但这不妨碍我对表达能力的思考。所谓表达能力强,我觉得从三方面考量:“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情”。前两点是必要条件,后一点是补充,加分的。

言之有物,要求说的有内容、有信息、有价值。能说和说得多绝不等同于言之有物,但人们往往把这两点等同起来。总所周知的事情和道理从头阐述,一件事情反反复复、絮絮叨叨、车轱辘话来回来去地说都是犯了这一毛病。这样的好处一是不用担心没有话说,二是给人能说的印象,这也是一种能力,很多时候都需要,但时间长了就被别人看穿了。 说对受众有用的,那就得求新和求难。求新好理解,但吸收和处理有限,不会总有新东西出现,那就需要对说的内容进行新颖地包装,换概念,换角度,本质还是原来的那个事物,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求难不是很好理解,就是一样对他很有用的东西,但他没有办法一下充分认识和理解,这样就有机会不断横向、纵向扩展,考验传播者真才实学和肚子里的干货存量。

言之有理,要求符合受众具体对象的认知和处理过程。这个理,是别人的理,要按他能接受的方式说话。正常来说,大多数正常人认同的理都是符合逻辑规律的,有论据,有论证的过程。那些说话始于精彩、继而混沌、终而不知所云的人本身的思路就是混乱的。这一点是很多真正表达能力强的人所能做到的。一旦遇到这样一个人,我们就感觉他头脑清楚,说话有层次逻辑,有说服力。但还有更高层次的体现。 那就是上边提到的按别人的理去说话,上什么山唱什么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良臣都能做到这一点,以寓言、隐喻规劝和打动皇上,而忠臣没有这个办法,只能直言犯上,以死相柬。我认为,这是言之有理的真正境界。

言之有物,就会有受众追随。追随的过程中也会主动地接受传播的形式。当得到一句言之有理的评价时,不但代表着你说的内容是对的,也代表着你说的方式是对的。 言之有情,虽是补充的条件,因为如果能做到上述的一个根本和一个关键已经就能达到目的,但其实十分困难,是更为高级的要求。就拿言之有趣来说,趣是引起别人欢愉情感的其中一种方法,就已经很难了,说话有幽默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获得的能力。更别提引起其他的情感,诸如怒、忧、思、悲、恐、惊。当然对方如果是智商和情商低的人又当别论,像张飞、李逵等人用言语让其怒容易,但让其惊、恐则不太容易。很多演说家或公众人物具有鼓动群体情绪的能力。最夸张的是演说的形式大于内容时受众仍能接受,那时候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