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流感”看病记

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全班一百二十多人参加,而我今天却发烧了,大家都知道这几天发烧不是小事,全国“猪流感”疫情开始扩大。

我想,前天晚上熬夜大半夜,光着身子恐怕是着了凉,昨天下班前打了几个来势汹汹的大喷嚏,接着就鼻塞、流鼻涕,嗓子也有些难受,回了家洗了热水澡睡了一夜。今天上午手摸着额头感觉有些烫,我琢磨,十有八九就是感冒了,但是明天考试要接触那么多同学呢,咱因为以前做班长人缘广,免不了打些招呼,给人整隔离了罪过就大了!自己倒是小事,还是去医院一趟吧。

我先给中关村医院打电话,就在公司的旁边,我说我发烧了,咱那儿能查猪流感吗,中年妇女告诉我,打120,120会管我,我说我现在就在附近啊,医院是不能查吗,这人像是隔着电话线也能被传染的语气和我说,最好是120吧,咱医院好像缺一项。得,都这么说了。那我换一家吧,离海淀医院也不远。

这次没打电话,我直接去的,去之前在网上查了猪流感的相关资料,说得与人保持1米远的距离,我这人很自觉,一路走去海淀医院自己捂着嘴,躲开路上前后左右来的人至少一米远。

来了海淀医院发热门诊,已经有两小伙儿在那儿夹着胳肢窝量体温了,前台护士管我要五毛钱,让我先来一口罩带上,然后也夹一个体温计。5分钟的时间内,她问了两个问题,近两周有没有离开过北京,有没有接触过国外回来的朋友,答案均为否。5分钟后,测得体温37度整——不烧。这时候来一带口罩的花季少女,说她感冒了另一家医院测得她的体温为38度,让她来海淀医院再查下,她戴着口罩,出租车师傅都不爱拉她。

接下来是化验,先交费,收费窗户紧闭你得敲窗户,窗户打开后,一只不戴手套的手伸出来管你要钱,24块。化验比较简单,仍是敲窗户,男人大夫的手用消毒棉花擦擦无名指,照着手指头上攮上一针,就滚出来个小血珠,用一根小管搁在那儿,血就进去了,血可能不够,还得挤一挤。也就一分钟不到吧,7、8分钟后,化验结果就出来了。做得是全细胞化验。

拿去给大夫看,大夫正好给头前的男生看完,又让他去拍胸片去了。轮到我,看了眼化验结果,问了三个问题前两个和上面护士问的一样,第三个问题就是为我嗓子和别处难受不。又让我张开口啊了一声。说,你就是感冒了。我给你配点药,回去吃上,多喝水,好好休息就好。此时,我说,我家里有感冒药,她问有什么,我说就是康太克什么的,还有消炎药,有什么什么银翘片吗,我说好像有(其实大概没有,谁不知道医院的药贵呀),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她说给你开上吧,两种药,两种感冒药能有多贵呀,开就开吧。再去交费,结果,七十八块几的药。而且人管我要医疗蓝本,我说没带呀,他说,没带就是自费,嗯,这种情况下我常常妥协并且不言语,制度就摆在那儿,多说无益。

这个时候发热门诊人已经很多咧,大人、小孩、男人、女人,10多个人,其中一个巴基斯坦的,一对外国夫妇带一外国小孩儿,都来了,这地方不宜久留,既然看了,赶紧撤吧。

回了公司先洗手,洗了手回来看时间,连去带回正好一小时,然后花了半小时写这篇博客。写到结尾处我想,一百块钱贵吗,不贵。你想想看啊,制药的有各种成本吧,原材料成本、管理成本、固定资产折旧、研发费用、市场推广费用、销售费用、怕吃坏人的交的保险费,医药代表的成本也不少吧,销售压力那么大,台面上的工作,台面下的关系,等等,医院使用药中间得抽一点吧,医生根据每月开出去的药费赢收比例拿奖金吧(这个我瞎说的,但是为什么医生喜欢开贵药呢,尤其问你是医保以后)……起码能列出来几十个收费的环节,这些钱,不是病人出谁出?

“猪流感”看病记》有3个想法

  1. 猪流感其实也并不可怕!我就是最近新闻中报道的广东那所高校的其中一位学生!我早点时候在博里也写了一篇《一个猪流感的旁观者》,朋友您可以去了解一下,增加一下卫生意识跟自我保护意识!欢迎来访!
    2009-6-12 20:50

  2. 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全班一百二十多人参加?
    还回公司?
    一看就不像真的
    2009-7-1 15: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