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册

台湾印象

春节在台湾呆了九天,现在回北京已经一周多,我仍在怀念台湾人民的友善,并想把彬彬有礼对待他人的行为延续下去,尽量礼让他人,但能想到受环境影响,时间稍长,肯定还会恢复到从前,人与人之间总是相互提防,急躁、粗鲁,因为一点小事谩骂。

遇到的台湾人素质普遍高,待人真诚和热情,就像韩寒在《我所理解的生活》中写的,当我们习惯了尔虞我诈,遇到对自己这么好的陌生人的时候,就觉得有阴谋一样。一段时间适应后,心里就会有强大的安全感,大家都是以信任为前提在生活,住宿不用押金,退房不查房间,失物招领把东西描述的清清楚楚,景区休息的椅凳上有遗落的相机,没人去捡。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

台湾人非常客气和有礼貌,做服务行业的都应该去台湾看看,海底捞的服务水平,在台湾也就平平常常。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心情真的会很舒畅,大家都心平气和,几天时间里,没见过心浮气躁、气势汹汹的行为。

在台湾上网不限流量,这是我老婆回来后念念不忘的事情。而我更欣慰于没有墙的网络,可以用Google的服务,可以上Facebook、Twitter,当高雄地震后,最先在Twitter上看到有人讨论。

如果说所谓的和谐社会有什么具体的表现,我认为如上即是。

大陆游客多的景点周围,都有一些“势力”在宣传和声讨。101大楼外,有四拨组织,两两敌对,在方圆30平米的地方“同台竞技”,拉横幅、张贴大字报、小喇叭宣传、现身说法,旁边站着两名警察,不动也不管,守在那里应该是防止突发情况出现。能允许不同的声音在一个平台上公平地对话,这是一片自由的热土。基于这个原因,我改变了固有的观念,希望她独立地存在,保持这份民主和自由。

从阿里山到了嘉义的晚上,赶上了6.4级地震,可能是继“921大地震”之后第二次伤亡人数最多的地震。距离震源110多公里,当天我们住在5楼,地震前我正好醒来,去了趟卫生间,回到床上,妻子也醒了去了卫生间,她刚进去不久,我就感觉床猛烈地摇了起来,抬头一看屋子里的东西全都在摇,幅度之大令人咂舌,我想应该是地震,喊了妻几声也没有回应。中间稍有减缓的时候,但马上又剧烈晃动起来,房子完全不像平时所见的坚固,像是纸片做的,随时稀里哗啦倒下。心里想要停止,可是根本没用,有一瞬间内心非常无力。心想如果还要震,就抱着儿子藏在桌子下,跑肯定是来不及。等停了,我看时间是凌晨3点57。妻也从卫生间出来,说晃得都站不稳,刹那间脑补了很多安全措施,她知道在卫生间是最安全的,没呼唤我,也没听到我的呼唤。她比我更不需依靠。儿子睡得很熟,没有醒来,我一直都担心他头顶上的灯会砸下来。我们开始在网上搜,还没有新闻发布,最先在Twitter和新浪微博上出现了消息,高雄有大楼倒塌。40多分钟后,网易也有了新闻。第二天看更详细的报道,说此次地震相当于两颗原子弹。回了北京后,电视台播出救援结束,共有110多人遇难,深深地为他们致哀。此次行程,刚好没有计划高雄。

台湾大部分地方吃饭都不贵,物价没有北京高,小到牛肉面,中到几个菜,大到丰盛的一桌,可能都比北京便宜20%左右,垦丁稍贵一些。食材鲜美,很有味道,吃着香,连我只爱吃肉不爱吃菜的人也觉得菜很可口。口味总体偏清淡。没有吃到太好吃的水果,鲜榨的饮料还不错。去了多个夜市,吃过几次后就觉得种类虽多,但口味也相差不多。

摩托车在台湾叫做机车,在城市的街道上开的飞快。在垦丁租了一天摩托车,花了700元台币,又花了50元加油。在台湾打车确实很贵。

带着孩子旅行还是非常累的,儿子走累了,我就得抱着。在他刚三岁的时候去上海,就记住了东方明珠,我觉得可以多带他走些地方开阔眼界了。这次出行,基本全是妻子查的攻略,预定的机票酒店民宿,这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