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医案:千方百计疗痔疮

有两种病,最让人焦躁不堪,一是牙疼,二是痔疮。这两种病我都有,前一种病是基因问题,父系成员到了三十岁还没掉过牙的很少。后一种病,病龄长达近二十年。

期间做过一次手术,刚上大学2002年10月份。后有遗留,一直在默默忍受,也不忌嘴,跟着四川媳妇吃辣甚欢,一段时间不吃还十分想念。过年去台湾旅游,带着三岁半的儿子,基本就在身上猴着,劳累过度,痔疮就犯了。稍走长路,出来了就回不去,也不痛,就是异物感,就很烦躁。

这半年,每个周末竟没有好好休息过,回想也记不清什么事。近期是换房看房子勤了些,走很多路,晚上又特意让老婆叫了毛血旺吃,结果不得了,从没有吃过这么辣的,鼻腔都烧得慌。痔疮就彻底爆发了。原以为温水坐浴能管用,但也没坚持,反正见重了。

老婆从网上买了西班牙的痔疮膏,不管用。用马应龙栓、膏,吃地榆槐角丸,也毫无寸功。又见家里有大黄蟅虫丸,活血破血的成分不少,泡开了兑在水里坐浴,感觉有点小用,又熬了三七根、花的水和大黄蟅虫丸一起泡,同时口服大黄蟅虫丸,貌似少了几颗痔核,但还是不能自行缩回。

在沙发上睡了几天,热得上火,同时又腰酸背痛。去做按摩,说脖子一捏就出痧,顺便做了刮痧、拔罐,背部一条一索的紫红,画面惨烈,不忍睹视。罐子较大,拔了十分钟不到,皮肉被拔处真的和挨打了一样疼。

晚上摸着圆溜溜硬突突的痔核,心一狠,从针灸盒里找到三棱针,消毒,左手捏紧痔核,右手刺进去。手指捏着的痔核突然松掉了,拿前手指一看,一滴黑血,大喜,又挤出几点,颜色很深,摸着还有颗粒,但再刺不下去第二针,这个地方细皮嫩肉太敏感。

可以塞得回去,以为这下能好了,但是第二天还是不行,痔核又重新生成,只是没有原来的大。

在公司开会,有同事一人发了一盒王老吉,想着如果能改善一下上火症状,倒也好。

第三天晚,改用毫针,痛觉减轻,连刺三下,血先是有点黑,但不像上次那么深,后出的就是鲜血。之所以用针,是感觉前面用的所有方法,针刺最为有效。

今天早上,依然肿,但基本算是回去了。可以确定不用去二龙路做手术了,也算是保守治疗的极致了,按第一次做手术的情况,这次也该去开刀。当时住宿舍的条件太差,要不然可能也不用手术。即使是腰麻,感觉也很伤神经。见证了当年旁边床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儿术后麻醉作用排不出小便的痛苦过程,实在是不想去上刑。

今天中午饭后再喝一罐王老吉。这次病好后,必须活动锻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