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让你留下来的信心!

又有一个朋友要离开这个城市了,终于,我决定写下点什么,不能再憋下去了,再任凭这些想法深埋在心里,等到它被坚硬的壳包裹起来的时候,便成了麻木不仁,待到后来更见多了在这个城市穿梭着的人来人往,这些想法再想要壳而出大致不可能的。鲁讯先生也曾说过,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也深怕这一点,忘却加麻木不仁,那意味着我对这一切将再不是如现在愤青般敏感,那时可能已经老了。现在说出来,有切身的体验,有我的信心和勇气护驾,足可以冲破云霄吧!

从现象到本质慢慢地说起吧。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以广纳四方英雄豪杰著称。02年,我有幸成为首都60W大学生中的一名(03年统计数据资料)。待到毕业之时,班里五十五名同窗口好友鸟散四方,留在了北京地区的仅四分之一,这不足二十个人里又有若干选择了继续学习深造,也就是说为建设首都北京为08奥运做贡献的劳动人民仅十人左右。而他们的月收入人均绝不会超一千五百元人民币!

05年开始,陆续有外地的同学、朋友开始进驻北京,欲在这个和平、开放、发展、和谐的城市寻求一席之地,去追寻他们的梦想,去打拼他们的天下。六年小学教育,远去了的童年的太阳花,泥巴、布娃娃与过家家,见到初春一颗嫩芽破土而出的欣喜也消逝了吧;初中三年,褪去了年少的青涩,拥有了和维特一样的烦恼,还在挨老师的巴掌吗?这九年,匆匆就过了。三年的高中生活,紧张敦实,面对人生的第一关口,你用心拼搏了吧,有过决心,有过一蹶不振。无论无何,你开始度过你的大学生活。迷醉的大学生活当时过得挺滋润挺无聊也挺慢,走出来了才发现,怎么一转眼就过完了呢。终于,你作为一个社会的个体开始面对你的生活。

许多人说,来北京并不是因为喜欢这里,而是觉得这个城市更广阔,更有发展的空间,于是你挤我,我挤你,大家都来了。来的同学、朋友,同学的朋友以及朋友的同学,有些人我是亲自接待过的,我也目睹了你们在这个城市发展的历程,从来的那一天到接你,到走的那一天送你到火车站。

停留时间最短的人,上午匆匆从另一个城市奔向北京,下午去房地产公司面试,被告知要交钱,无疾而终,下午就离开,临走的时候,你说了一句,北京的公司都是骗子。我只有苦笑;有呆过一到两周的,出去找不到站的公交车总是让你晕晕乎乎,于是你说来北京光坐车了,这次,我要坐个长途就回家了。于是你真的走了;呆了二十天的朋友,去了若干家公司面试,最后在管庄科大的自习室里,你看完了若干部小说,你说老子要去上海看看去了,于是你也走了。呆了四十天的两位同学,你们壮志雄心地来了北京,先被房产公司骗去了六百,再被夜总会以招聘名义搜干了身上的钱,差点丢了手机,只留了五块钱让坐车回家的时候,你们望着这个灯火辉煌的城市,绝望了吗?交足了四个月的房租,病了一个星期呆满了四十天整身无分文要离开,房租一分钱不退的时候,你们就这样认命了。

来的自来,走的自走,什么也没有留下,带走的却是对这个城市的怨恨。北京就像一个无底的容器一样,开着口不断地容纳进更多踌躇满志的人,过滤着垂头丧气的人,等到踌躇满志的人再没有了斗志游走在这个城市的边缘,同垂头丧气的人走到一条线的时候,就到了流走的那一天。

来北京奋斗的广大青年的衣食住行

先从吃说起,天天在外面饭馆吃,终于吃到了每天为吃什么而犯愁,每个饭馆大同小异不过就是那么几个菜,有想吃的吗?多想吃一顿在家里做得可口的饭菜,可是条件够吗?每天劳累一天回去累得像孙子一样的时候,你还愿意去做饭吗?

住所,以租为最广泛的方式,最难办的事情在稳定性上,过不了多久,你就得搬一次家,每搬一次家,你就少一些东西,到头来你还是光棍一条。合租占了租房的绝大部分,或与同学,或与朋友,或与同事,或与不认识的人,男女合租再普遍不过,未见有不方便之处。租房子中又十之八九男女朋友同居,本来嘛,偌大的一个城市,寂寞的人常有。纵然不是孤独使然,独自在外地,多一个人互相帮助互相关怀,拥抱在一起避开寒冷。对于同居,我是十分理解的,一个男人都无法消受这个城市的种种磨难,你怎么又能要求一个女人能承受得了?

北京人多,多到你都不会在意这个人穿什么样的衣服,万千大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白领民工,大概只有有人不穿衣服在大街上逛的时候,你会注意到他吧!买衣服,你一定要买牌子,不是牌子你都不好意思买,地铁上随随便便一个人身上的对勾都勾得你无地自容。

北京的交通,不说了也罢。最近有则消息是说从07年一月份开始空调车以一元起价,打卡乘车可享受四折优惠,公交月票将要取消。算是好消息吧,人越来越多,私家车越来越多,公交车旧的换成了新的数量不变,公车上偷人的,耍流氓的,你说我说的不对,那我就问你,你坐过300路吗?

我眼见一个从前认识的朋友住在放一床后再无法容身的潮湿的地下室的时候,我流出了泪。

现象大致说完了,我想分析一下现象背后的本质。调查显示北京开始高速进入老龄化结构,教育产业化举措使得有大量的学子毕业出来,但不能够及时地安排到合理的工作岗位上,底层和高层的职位毕业生群体均无法适应,初、中阶层成了必争之地,早已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年代了,你盯着的这个坑,早有N多人窥视了许久。

经过十六年学习环境的塑造,老师、学者、各行业各类专家的诲人不倦的启蒙,“竞争”这个词汇被深深地烙在了每个学生心里,对于个人而言,这完全是一件好事,拥有差不多的资源,只有通过综合能力的竞争,才能实现价值,实现自己的理想。

然而对于企业、公司甚至于国家来说,这种“竞争”之外的好处似乎更多些。一般的理解中,竞争是一个比谁更优异的竞优过程,其刺激创新、激励进步的作用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但这种理解遗漏了一些重要的例外,相当多的情况下,竞争可能导致正好相反的结果。

众所周知,中国大学毕业生的工资近几年出现了明显的下降,05年初,中国大学毕业生的工资在某些城市已经被打到了每月500-600元的超低水平。这是为什么呢?进一步深入,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26年之中,中国的GDP增长速度是发达国家的好几倍,但工资增长的速度却远远落后于这个幅度(在中国,在体制内人员工资出现刚性增长的同时,数量庞大的底层劳动者群体的工资却在表现出罕见的粘性)。而在日本的经济快速增长时期,日本工资的成长速度比美国快70%,到80年就已经与美国持平。从50年到80年,日本的工资追上美国用了30年;而从78-04年,中国经济也高速增长了将近30年,工资却只有美国的4%。在制造业,中国的劳动力价格甚至比90年代才开始快速增长的印度还要低10%(印度快速增长的历史比中国晚了10多年)。这实在相当让人费解。更让人费解的则是,从90年代初期到现在(这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一个时期),在中国最发达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民工的工资竟10年没有上涨。有人说,大学生不能和民工相比,可是,需要擦亮眼睛的是,民工的工资是没有涨,而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是在降!

这和前文说的“竞争”有什么关系呢?我认为,用“竞争”这个词来解释为什么存在低廉的劳动力价格就天然和正常了。扪心自问,你是不是为了找到一份一千五的工作而暗自庆幸,你庆幸的是你终于有了工作,而不是庆幸有了这每月的一千五。因为你明白,如果你不就任此职务,有大把大把的人在排队,你不去做,自然有人去做。所谓的“竞争”在这里就体现出优势了。

这样就给某些(我想用大部分来形容,但好歹要留些面子)企业或公司以剥夺这个劳动阶层的各种劳动保障,人为压低他们的工资,摆出一副你不来做自然有人来做的嘴脸来,卖方市为他们赢得了竞争中的最低成本价格优势。

将经济不断增长、工资却停滞不前(甚至不断降低)的现象简单归咎于中国劳动力的无限供给是非常容易的,事实上,如果简单地把劳动力价格单纯的归结为市场供求关系所决定,那可能出现的现象还会与现在不同,起码大学毕业生会被重视起来。他们起码占有了社会国家教育十六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资源,现在要回报社会了,断不会出现目前这种情况。大学生被重视,似乎在某个时期出现过,而且在那个期间里他们发挥过他们重要的作用。现在大学生也受重视,但大概地区便被限制到了西部或边远地区了吧!

目前来看,劳动力资源几乎被当作了一种纯粹的自然资源在使用,我们既没有集体谈判工资的权利,更谈不上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常规的各种社会权利(福利、保障等等)。在相当多的时候,我们的待遇甚至比毫无感情的自然资源都不如。作为分散的个体,在与资本的博弈中,我们的工资便成为所有成本中最容易压缩的那一部分。

在公司老板那里,工资是一种必须尽量予以压缩的成本,而在劳动者那里,工资则是一种必须尽量扩张的福利,工资最终的价格水平其实就是两种力量最后博弈结果。如果仅仅是工资成本上的矛盾,可以看出是供求关系操纵的话,那么,从劳动合同而言,对于我们劳动阶层究竟有没有优势而言?提起劳动合同,它的约束力,找过工作以及换过工作的劳动者都有体会,它是作为保护企业公司的利益出现的,它里边有关于劳动者的权益的规定和说明,但是事实上,我们究竟能不能在企业单方面制定的合同上得到实实在在的保护,合同的通稿上会注明,如果是合同期内对方解雇你,会给予你一定程度的经济补偿,但是,除了极个别到了猎头猎的那些人,普通的劳动群体,包括毕业的大学生们,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吗,一般而言,公司想让你走人的时候再尽可能地挑你的茬,找出你的任何可能出现的错误,借此把你扫地出门,而不是你想象的可以给你拿点钱,让你欢天喜地的离开公司,开始下一轮的找工作旅程。

此处举一个实例,在之前的那个公司,离开公司一个月后的近几日,本部门的同事除了主管之外其他同事被整锅端掉,找出的各色理由令人所不齿,甚至莫须有的罪名也加进来,谁来保障他们的权益。这在许多公司里大概并不是不常见的事。民工讨薪可以上楼以跳楼为威胁,作为知识分子,或是IT民工,你也可以这样吗?你还为以后的生计所考虑吗?就像去年“邮件门”暴出的史上最强女秘书,现在都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肯接纳她。这样做的代价值得吗?

于是,无处讨说法,打掉牙只能往肚子里吞,有人认为费那事还不如快点再找工作,导致公司企业越来越嚣张。劳动人民就成了最没有保障的一个群体。由此,你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想到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不是这样一种雇佣关系?事实表明,在发达国家近代资本主义成熟的社会保障制度对劳动者的保护更要稳妥些。我完全没有抨击社会主义及祖国的本意在内,但在这里想把这一年来思考的问题写下来,在开篇的时候也提到,我想趁着现在,有亲历的体验,有耳闻目睹的匪夷所思的事,趁着还算愤青,趁着还有信心、勇气,趁着还没有忘记,把这些写下来。

面临激烈的竞争环境,如果我们不延长工作时间、不降低工资要求、不降低保障水平,我们就会面临失业的危险。我们现在是不是就是这样一种心态,请问,是不是?通俗地讲,你是不是主动加班,以博取领导的欢心,以求有什么环境变化的时候,第一个不被淘汰的是你,平时自己的一些想法,仅仅就是为了不要失去这份赖以生存的工作?

偏偏是企业主及人事方面的组织就很明了深入地了解了这一点,于是主动权完全抓在手里,只能得意的笑了。有人问了?现在不是双项选择吗,你也可以炒老板的鱿鱼呀?对于普通的劳动群体,尤其是大学毕业生阶层,真是这样一种情况吗?炒老板的鱿鱼是在被逼无奈万般不情之下,有多少是欢天喜地主动乐观地炒了老板的鱿鱼,所以,请不要自欺欺人了,弱势群体是哪一方,一眼就看得出来。

对于所谓的中国威胁论,在我看来,是这样一种情况,请先看一看工厂中远远高于正常水平的工伤死亡率、远远超过正常水平的工作时间,正是凭借这种野蛮的力量,我们才能让它的老牌资本主义对手不寒而栗。

人力作为一个民族国家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实际上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根本。一个国家将人力资源打压至简单再生产的底线,就像一个工厂不提折旧费用一样荒谬。它纵然可以创造短期超常的产出,但决不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中国虽然有超低的劳动力价格,但如果考虑生产率因素,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在劳动力密集型制成品方面,创造同样多的制造业增加值,美国的劳动力成本仅仅相当于中国的1.3倍,日本相当于中国的1.2倍。而如果与韩国比较,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甚至比韩国还高20%。这意味着,中国用相当于美、日将近1/25的微薄工资换来的仅仅是非常微弱的劳动成本优势。这个优势随时可能被其他因素所抵消。

伴随着经济高速增长,人却变得越来越贱,越来越廉价,这种事实显然是对经济发展的一种扭曲。只因为我们有一个庞大得惊人的底层人口,而本土一群毫无竞争力的企业又不把人当人来看。待到高校扩招后明年将要毕业出来的第一披研究生后,大学生们,我看你们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求职与生存状态!!

尤其在北京,不是流行的一句话这样说吗,说在海淀区掉下一块砖来也会砸到一个研究生来。所以,尤其在北京,能生存着,或是能有信心生存着,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你不能指望大学生去路过摆小摊吧,你不能指望他们去烤串去卖烤地瓜去吧?但是到了不这样做就不能再活下去的时候,离去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了,也许爷说,去上海、去深圳看看吧,于是,就真的走了,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来的时候空身一个人,走的时候也无行李,就几本书,换个地儿实现自己的梦想罢,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谨以此文献给来了北京十七个月的高中同学,他与我在北京同屋住过一年有余,现在要离开北京去往深圳发展,希望他在深圳会有一个良好的发展平台,大展宏图!近期离开的还有来了四个月的同学的朋友,还有人大堂堂本科毕业的同学的同事,离开的原因全部都一样,在这个城市再发展不下去。05年7月至今,前前后后已有十余位和我有关系的人来了又离开,请你们不要怨天尤人,发挥自己的优势,在别处闯出一番天地。北京不会因为你们的离开而不成为首都,但说不定会因为你们的离开日后会有一定的损失。一路走好。珍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