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之惑 遐(瞎)思

惑儿子

思想和文字就像两条吐子信子的毒蛇,缠绕着我的身体,我难以与之纠缠,又疲于应付。

当我竭力想表达清一个思想的时候,文字便统统跑掉,像顽皮的孩子一样,越叫越远;又如鲠在喉,想吐却怎么吐也吐不出来。

文字优美而又意境界幽远之时,思想却姗姗来迟,或者犹抱琵琶半遮面,想用些不必惊世骇俗的思想来成就一点类似灵魂的东西,却也难觅踪影。

老子索性由着两条毒蛇作恶,灵魂出窍,留这肉体同着两条恶蛇打结,任其纠缠。花开了,自然有果要结。

遐思——驾驭,驾驭着思想与文字并驰的时候,那种刺激和快感难以言表。计算机技术和写作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能同时在一个人身上显露出点山山水水的时候,那只能用“驾驭”这个词来体现这一现象背后的本质。尽管驾驭的好很难,但极具成就感,所以就精益求精,越当熟捻。那位仁兄说了,那你为啥不去驾驭人呀,那多快感呀!我也想,但驾驭人不像驾驭物那么玩得活络,人心多变,脾性难测,还是玩玩物便了得。

惑孙子

只字可表达的东西总要落满一行句才罢休,洋洋洒洒下笔总要千言才停止。你像那少女的裙摆,岂不是越短越好?你为何总要像那老太太的裹脚,臭且长才得意?

我须把那妇孺皆知的道理,渐渐转化为清新的思路和简单的文字。华丽和漂浮都不易长久。不要琐碎、无病呻吟。不要想到什么就写。不要流于小伤感和小感动。去重新接触悲痛,深刻和厚重。要舍得自己。被时间洗刷且留了下来,将是一个时代和过去的时代,真正美而有力量的声音。

遐思——化繁为简,行文如此,行事更当如此。倦态横生,定当是把简单的事看得复杂,心血干洒了无意扩大的事态上,浪费的何止是青春,凭添的何止是白发,更一抹烦愁,难堪化解。有这等闲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爷把那年轻与时间用在了学、思、辨、玩、乐、唱之上,何乐不悠哉!

惑丫挺的

偶一日博起,临到终点就等那一泄千里畅快迸射之时,忽一句用于作结的句子遗失了,顿时无比失落,抓破头皮再也无从拾起,根本不像是从指尖偷偷溜走,就是倏的一下便无了踪影,似乎本没来到过这世上一般,丫挺的,这种感受着实让人难受无比,瞬时选择性失忆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病态。

遐思——果然关键时刻又让人空虚失落了。想要说些什么,已然忘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