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各庄游玩

这大致是一篇游记。但不知道是不是代表着又将要开始写博。

02年,初来北京,头一次听说“苟各庄”。6年后,携几个好友同游了这个地方,也算是今年第一次离开北京在外游乐,兴致颇高。

兄弟五人,并二嫂五弟妹两人,三小时火车车程,途径十渡、野三坡,午后1点半,到达了苟各庄。沿途看窗外风景,打扑克,看车厢里高兴而年轻的俊男美女。快乐容易被感染,但仍觉得旅途慢了些。

DSC00585

这就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着的村庄,已经旅游化,家家是旅店,处处是饭庄,落脚的这家背山面水,有居高俯望之势。放下东西,早过了吃午饭的时间,饿极,虎吞,一桌农家菜风卷残云般扫光。稍事休息,开始了来此地的第一个项目——漂流。

顺水而下,在山峡之间,夕阳映得山体金灿壁立,水色亦熠熠生辉。仰于筏上,见天之高远、澄蓝,耳边沽沽水流之声,贴水的风吹着清凉。人的思绪变得宁静、放松,却有些茫然……

晚上食欲大振,数个凉菜加一只烤全羊,肉嫩微咸,就着啤酒恰当好处,七分饱,听着外面欢歌笑语,走进了夜的苟各庄。

歌声、篝火,跨过穿过村庄河流上的小桥循到对面,见旅游的男男女女在那边手拉着手欢跳。有人在旁边放着孔明灯,再抬头望天,天空上已经漂着四、五只灯,或高或低,缓缓飘走。正在放起的这只灯上写着love——每一只孔明灯都是被许过愿的,愿望被带到了远处。

回屋“杀人”,有人说这个游戏能反映人的性格,或者是内心深处隐含东西,大概是有道理的。曹操、项羽、成吉思汗,李世民、毛主席,他们的玩法肯定各自不同。

玩累了,一觉天亮,安排了第二天的行程,骑马、玩竹筏。

男人,生在内蒙,对马其实是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在内。几匹马里挑了一匹最高大的马,骑在马背上,足足比别人高出了半个身子,这使我更加挺直了身子。

这里的马似乎比别处的马喜欢跑,蹬紧马蹬,双腿夹紧马背,随着马的小跑上下起伏,一路颠出我的自豪来,马蹄嗒嗒地响起,激打沿路河边的水花飞扬,我忽然很想回到蒙古铁骑横扫欧洲大陆的时代,做一位像哲别那样的英雄,跟随成吉思汗在马背上征战天下,那是多么的荣耀与淋漓。也明白了古时候的将军对一匹良马的珍爱,绝不会比现在的人对一辆宝马的喜爱差,而且更包含感情,毕竟马是动物,有呼吸,眼睛会望向你,而车只是部机器。

回来,仍旧是满眼睛的男男女女。成双成对的是如此之多,多的竟然似乎有奇怪的感觉。

五人聚齐的上次时间已然忘却,这样的机会难得,步入社会受世尘烦扰,个个奋勇打拼,少了空闲的时间,玩总是少了上学时玩的时候没心没肺的感觉。是不容易满足了,还是确实缺少了一样东西,大概是后者更甚。全身酸疼,记下此博。

Comments

-2008/9/1722:18:37

坐火车去十渡、野三坡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呵呵,到底是京北的山区有意思呢,还是京西的山区好玩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