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年龄的怪物,来的总是悄无声息

学中医快七年了,道理懂了不少,但一直没对自己的身体下什么功夫。年过三十以后,年龄这个怪物悄无声息地走近了,吃得不香,睡得不好,精力不济,压力太大,生不了气、熬不得夜,完全没法和二十几岁的时候相比。现在以我近半年高速发展的医术,总算决定出手做些什么了。

像我这种身高178厘米,体重53公斤的人来说,食疗和运动全都没法改变我瘦弱的体质,必须得吃药。

上周末,我配了一个方子,去同仁堂请他们加工成蜜丸。

这个方子来源于《金匮要略方论》虚劳病篇中,方名叫“薯蓣丸”,原文仅有一句话概括它的作用:“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

薯蓣丸本只有21味药,我把其中芍药拆成了白芍和赤芍、曲拆成红曲和神曲,但忘了把甘草拆成生甘草和炙甘草。所以最终是23味药,更合理应该是24味药:

山药/大枣(各30克)、甘草/炙甘草(各14克)、当归/桂枝/大豆黄卷/干地黄(各10克)、人参/阿胶(各7克)、川芎/白术/麦门冬/杏仁/防风(各6克),红曲/神曲/柴胡/桔梗/茯苓(各5克)、白芍/赤芍/干姜(各3克)、白蔹(2克)

这个方子不得了。上面有提到我的身高和体重,这种比例不是一般瘦,是特别瘦,我把儿子架到肩膀上,我老婆给拍了一张照片,说一根筷子上插了一个肉丸子,大家可以想象。瘦的生理原因是我的体温比一般人偏高,持续低热,这不是病态的热,有的人的体温就是要比一般人高,用体温计量有时候并不见得高多少,但靠近或贴着皮肤,就能明显感觉到比一般人暖和,冬天抱着这样的人睡觉很舒服,像抱了个火炉。这是体质因素,但怎么形成了这样的体质,和先天、后天都有关系,另写一篇文章说明。一般说“瘦子多热”,说的是阴虚发热。身体的机能燃烧很充分,但吸收太差,燃料的形成受限,所以完全没有剩余的能量积累、储存下来,怎么吃都吃不胖的瘦子后天脾胃都有问题,所以想减肥的人不要羡慕这样的瘦子。

中国补药实在太多了,肾气丸(地黄丸)、小建中汤,十全大补汤、甚至真武汤。效力都比薯蓣丸强,但大多数补药偏腻滞的多,像我这样的瘦子就没法消受,消化机能实在太烂,稍微不好消化的饭吃了脾胃都要抗议。薯蓣丸这种补药就不同了,越虚的人补得越好,就像有种武功是你给的力越大反弹越大,你使的劲小受到的伤害就小。薯蓣丸就像是这种武功,越虚的人补劲越大,不虚的人吃了,基本就只能像吃零食。“虚劳诸不足”,就是说这也虚、那也虚,全身各处都虚,灵魂也虚,其实就是亚健康,用中医黑话来说就是气虚、血虚、阴虚、阳虚,前面还能加上五脏六腑的主语,就变成你熟悉的那些概念了。总得来说就像一个长年失修的破屋子,到处漏水,薯蓣丸就能补这种漏。

看它的组方结构,实在是完美。首先能抓出一副四物汤,地黄、川芎、当归、芍药,四物汤是女科圣药,调血、养血、活血、滋阴齐全。再能抓出一副四君子汤,人参、甘草、茯苓、白术,健脾必备之品。四君子加四物就是八珍汤,慈禧老佛爷当茶喝,做成药饼子吃。其中有桂枝,再加一味黄芪就是十全大补汤,再简单化裁就是人参养荣汤,再变还能是泰山磐石散,这个药方不常见,但看它名字就能想象它的作用。

有人说这不像仲景方啊,感觉什么补药都往里放。张仲景《伤害杂病论》里的方我们叫做经方,药简效专,大开大阖,就像是特种兵,而薯蓣丸就像后世方和时方,或医经派开出的药,满山坡放羊的感觉。但别忘了张仲景也开鳖甲煎这样23味之多的药。金匮要略中的方子明显要比伤寒论的药味多,像伤寒论中“知,止后服”的表达也比较少,没办法,谁让都是些内伤杂病(慢性病)呢。

说回这个方子,它也不是东北乱炖,啥都往里搁,它在张仲景心中一定是个金字塔模型,底子是山药、大枣、蜜,这些可以看成是充饥和厚脾胃的。再铺一层甘草建坐标轴,在上下焦直接建立一个中轴,炙甘草温中补虚调和诸药,生甘草清虚热,还有类固醇的作用,不知道类固醇是什么?体育赛事中禁用它。再上一层,桂枝通阳、调和营卫、地黄填阴、当归引血归经、大豆黄卷清理废弃物;底座关键的位置再来一层人参、阿胶,效用人人都知,一层一层地往上码……八层都有各自的逻辑和相互的联系在内,是立体式的扭矩结构。这个方子中还有所谓的三阳药,就是治六经病中三阳病的主药,太阳桂枝、少阳柴胡,另一味有人把白蔹算进去。

其实看组方不是这么看的。我加入的中医派别是经方派,经方派的祖师爷是炎帝,炎帝就是神农,尝百草的那位祖先。炎帝不是和黄帝打仗吗,被黄帝打败了。战败的结果就是舆论和以后的历史记录是由黄帝控制。就像现在连蒋介石的只言片语都看不到。黄帝留下来一部伟大的书叫《黄帝内经》,不管是不是他亲自写的吧,总之从他那儿传承下来一派,以内经为源头,我们称之为医经派。虽然都是炎黄子孙,但当时真就是死对头。所以经方派和医经派是有冲突的,理念和行动都非常不一致。现状是不仅西医在搞中医,就连中医里的医经派也在搞经方派,他们觉得怎么可以像经方派这样看病开方?搞得结果是医经派的人数占全部中医的99%以上,大多分布在学院、医院,是执政党;经方派连1%都不到,普遍分布在民间,是在野党。经方派的用药思维是尖兵作战,以一抵十、百,用兵如用神,精准打击,战前侦察的角度也不一样,战术直接决绝,常用形容疗效的词是覆杯而愈,效如桴鼓;医经派的做法就是全民皆兵,大撒网,全方位照顾,见一症用十药,五脏六腑全覆盖,疗效吗,呵呵。中医被人质疑不行,就是因为99%都是这样的中医。但经方派肯定不能成长为99%,所以看一些经方派的明医在呼吁回归经方和古中医,既觉得敬佩又觉得在做无用功。中国人的人性特点也是和黄帝有关。神农炎帝尝百草,汤液经早期人物伊尹是厨子的名声大于宰相,医圣张仲景心思太细腻,而且特小气,用的药都是最便宜的,就想通过最便宜的药达到最大的疗效,常用的药就是甘草、桂枝、姜、枣,比起时方里动辄鹿茸、犀牛角简直不能相提并论,而有一本书记载了大量经方名叫《辅行诀》,是修道人辅助修行的手册,以上几个细节,就能知道经方派是些什么类型的人,能不能适应现在的商业社会。有关两派的区别,日后详述,现在只能说,我花了六年的时间学习医经派,现在弃暗投明,投靠了经方派,短短半年,医术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一个字形容我的心情——我自豪。

说回医经派对药性的认识,特别朴素,就看药的气和味,气味是两回事,就像臭豆腐和榴莲的气味和吃到嘴里的感觉。辣的吃了冒汗,气味轻的作用在上……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另外就是总结药之间的相助和牵制规律(生克耗泄助)。药的归经是后世的发明,这一大发明是分水岭,是中医的一大灾难,从此学医的开始记哪一味药归心肝脾肺肾哪一脏腑,疗效开始直线下降。你想吃进嘴里经过消化道的东西怎么可能兵分几路去心到肝,它们自带GPS装备吗?

事实上,气和味是药在大自然生长化收藏过程中记录和吸收的天地间的信息和能量,由于禀性不同,最终所携带的能量性质特点(中国人抽象成金木水火土)也不同,进入人体后,同气相求,去找适应它呆的环境,走的是人体的能量通道(经络),进入人体后再次生长化收藏,释放出中和性的信息和能量,使人体内环境发生改变,环境一变,病毒细菌(邪气)的思想和意识形态就转变了,灵魂的翅膀被剪掉了,成了和身体和平共处的一部分。或者遗留了尸体实体需要排除出体外,人类就付出一定津液气血的代价,作为路费,从汗吐下送它们出去,这就是中药的原理。和西医的理念有非常的不同。中医是仁医,给病邪以出路,不以歼灭为目的。一次次歼灭的结果,就是病毒不断变异。

再说回我为什么把芍药拆成了白芍和赤芍,同一个美女,穿了一身白和一身红,对你有影响吗?这么说有点玄,现世的说法是白芍养血、红芍活血,古代是不分赤白芍的,所以现在两种都加进去。曲是发酵的东西,现在不清楚古代到底用的哪种曲,红曲和神曲都用进去挂个保险。我对甘草的调性比较熟悉,现在的说法是生甘草清热降火,炙甘草温中补虚。

薯蓣丸早晚各空腹酒服一粒,酒用黄酒或醪糟酒。先嚼碎,再酒送服,或者含化也行,100颗是一个疗程。从同仁堂取回家就尝了一颗,药味能接受,味道发甜。等用段时间再更新补的效果。补药其实最怕就是一吃就感觉超明显,一停就没效果。这样的补药有害无益,至少是不对你的症。

对本文有任何问题,请留言,一定回复。

那个叫年龄的怪物,来的总是悄无声息》有5个想法

    1. 没胖。但吃的阶段里感觉很舒服,背和颈不疼,嘴唇不干了,颜色也比较红润。吃完后就没什么效果了,不过前后几年基本没感冒。

  1. 郑国维先生,你的经方评论非常精彩,我半夜醒来看完这文章,非常激动,如果可以跟你交流经方使用心得那该有多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