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医案:一家三口的感冒症状

今年的供暖比较给力,在家里穿睡衣一点都不冷,晚上盖着被子还觉得燥热,从11月7、8号来暖气后已经持续近一个月。

从11月底全国地区普遍降温开始,看到地铁上咳嗽的人不少,公司里也有同事请假。我家里先是孩子出了状况,上周五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儿子刚睡醒,不是太活跃,以为还没睡醒,没太在意。当天晚上睡得比较早,夜里咳了几声,第二天周六早上醒来就发现发烧达37.8度,问老婆说可能昨天在外面玩得比较疯出了汗,也可能一起玩的几个孩子里有感冒咳嗽的被传染了。观察舌尖有些发红,时不时咳嗽几声,未见恶风恶寒,摸脉心里没数。看来不是中风和伤寒,家里有葵花牌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看成分可行,但孩子尝了一口就再不喝了,看情况也不是很严重,就没强迫。到了周日,发热加重到38.5度,咳嗽加重,干咳无痰,咳声较急,精神不振,仍是不肯服药,家里还有枇杷止咳糖浆,吃了一勺也不再吃。看着儿子咳得真是揪心,可是怎么劝说吃药都没用。邻居是同仁医院的儿科主任,过来看完推荐用蓝芩和易坦静,家里还有半瓶易坦静,强扭着喝了几勺。还是咳得厉害。

又扛了一天,周一老婆给发微信说上午咳得都吐了两次,仍是发烧,我回想周日下午儿子的状态,神情萎靡,默默不言,不思饮食,就在下班后买了小柴胡颗粒带回家,同时还买了中药材桔梗、地骨皮、桑白皮,还有邻居又推荐的顺尔宁。回到家看儿子又增加了流鼻涕的症状,时不时就得擦一次,鼻下已经擦得发红了。小柴胡颗粒冲好后尝了尝味道很甜,没有其它特殊味道,儿子顺利地喝了下去,又喝了易坦静,半夜咳到2点才慢慢睡着,轻抚后背和胸胁助孩子入睡,摸着烧已经稍退。

老婆这些天是一直为了口腔溃疡烦躁,而且有了嗓子不舒服的迹象,周日我给煮了甘草汤,她和孩子一人一碗,孩子很喜欢喝甘草汤,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又给煮了甘草汤,定时30分,可是等她们起来,汤基本已经熬干了,没喝成。一顿甘草汤没管用,老婆的嗓子已经觉得疼了,所以我周一又给买了桔梗,周一晚上熬了桔梗甘草汤喝了,第二天反映没什么效果。可悲的是早上起来我也觉得嗓子干燥不舒服,含了一些桔梗和甘草就去上班了。

周二继续给孩子吃小柴胡颗粒和易坦静。已经不再烧了,咳嗽次数也减少了,可是一旦咳起来就咳得很厉害。还是精神不好,胃口不好,基本没吃多少东西。嘱咐老婆煮粥放大枣和甘草。周三回了家,儿子已经恢复了胃口,只是还在咳嗽,老婆给孩子煎了地骨皮、桑白皮(泄白散),可以也是喂不下去。不得已用了顺尔宁,镇咳效果非常好,吃了之后基本就不怎么咳嗽,这个药怕是比较霸道。又连续用了几天就完全好了。总结儿子生病这个过程,在少阳证出现的时候及时用了小柴胡颗粒,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中药的味道难以让孩子入口,这是个大的问题。

仔细地体味和分析了我和老婆的情况,发现和伤寒论上的条文都不相符。

补记:因为工作繁忙,以上内容陆陆续续更新了几次,都没有记录全面,拖延到现在已经不记得细节了。只能这样发布。以后先不管文法,先把内容如实记下了,慢慢修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