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积也不厚,负大舟也无力

《庄子·逍遥游》篇写到一只超牛的大鹏,重复了三四个段落,以至于我一直以为是写大鹏。直到今天,读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顺着读下前三段,忽然悟到主角可能不是那只大鹏,而是那片海。

那片海象征着我们的精神力和心力,如果心力足够,则能支撑得起千里大鹏的展翅高飞;如果水浅,一只普通的船也会搁浅;如果只有一杯水的能量,那一个小芥末飘进去,也成了一只大船。心力太小,遇到很小的事就耿耿于怀、暴跳如雷,或者畏前畏后。

所以逍遥游的第一部分,可能就是告诉我们一个目标和方法——“厚积”心力到一定程度,那观察宇宙的视野就足够的广阔,世俗的庞然大物(权贵、名利等)就如同尘埃一般,生命现象也如同一呼一吸之间快镜头下的花开花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