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同欲者胜

林彪有个阶段对党的事业缺乏信心,毛主席给他回了一封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现在我们的同事,也存在着对项目没有信心的心理。

首先是对项目模式的不认可。认为模式太过复杂,自己人说不清楚,用户看不明白,站内的概念太多,用户引导无从下手。一句话总结就是这个项目“根儿上有问题”。这个观点是片面、孤立和静止的,是一个非常有害的观点。

(一)互联网面向用户的简洁并不意味着简单,很多领域不如线下行业简单直接。我们项目的模式并不复杂:消费得积分,积分玩游戏,输掉或者赢得更多,提现再去消费。一个循环的过程,很合乎自然。

(二)至于概念和引导,这都是可以通过产品层面不断地改良和完善,可以在战术上解决的问题。

(三)不能以自己的认知和理解水平去代替用户,小白用户不如我们想象的聪明,但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笨。对于有利可图的事情,会自发地学习和揣摩。如果是对于对电脑基本操作和常识都不太懂的人,当然会显得复杂。

(四)用户习惯的培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每个时期兴起的互联网模式都有用户适应的过程。试想你第一次在浏览器里输入网址访问网站就不是一件容易尝试的事情,第一次网上购物呢?十几年前网上购物是不是很难?时至今日网上购物是不是几乎人人都会?

在复杂不复杂的这件事上,通过用户的反馈不断地迭代优化,最后的结果由用户去说。不要以自己去揣度别人,一个宿舍里就一个人觉得魔兽超级难,复杂无比,但别人玩得不亦乐乎,你说这个游戏到底难还是不难。今天你觉得困难的事,明天还会觉得困难吗?最主要这绝对是个操作层面的问题,不存在“根儿上有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悲观消极,等同于“世上无可为之事”。

对模式不认可的另一个方面是说对用户没有吸引力。游戏没吸引力,返利没吸引力。这个问题我想放到大的市场、大的受众、大的趋势里说。技术层面的没有吸引力不等于没有市场和需求。

(一)我们判断一个项目的潜力,首先要看所处的市场和产业规模有多大。从通用积分运营的这个方向来说,各类商业积分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市场,航空、银行、运营商等都要投入很大的成本去把会员积分作为促销手段去运作,而运营好的基本没有,用户不太买账。反观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有一到两个做得好的通用积分公司,这就是我们存在和发展的潜力所在,也是钱途无限的方向。我们现在只从日常消费市场的积分切入,是因为这个积分相对来说最好拿到。在中国,上述性质的公司的积分不容易拿到,这个是由长期的商业文化和商业执业者的心理决定的。但趋势一定会走向开放、合作和共赢。道理很简单,就是长期的投入产出比和客户满意度。相信中国未来会诞生一个伟大的通用积分公司。这是一个由小到大的过程,需要漫长的过程,我们算是先行者,如果能发挥先发优势,未来或许能成为行业第一,这不是幸运的事情吗?

(二)幸运游戏是从人性根本细分出来的一类游戏,从古到今,从国外到国内,经久不衰,生命力顽强。随着市场化的步伐越来越快,政策环境会越来越宽松。可以大胆地判断未来必然能以一种合理的形式公开正面的存在,从而使千亿级的市场浮出水面。国内彩票网站上市,即时开奖的彩种数量猛增就是初兆。试想真正到了那时必然是最直接惨烈的竞争,一片红海。现在我们走到了前面,这不是一件很鼓舞人心的事情吗?

(三)没吸引力的说法还是太片面。我们身边做淘宝卖家的朋友多吗?不多,能说在淘宝上卖东西赚钱没有吸引力吗?恐怕不能。返利对全部人都有吸引力,只不过返利的敏感点不同,这是能否合理运筹资源层面的事情。游戏有没有吸引力就不多说了,老板的“路边破碗掷骰子”理论就是说明再破烂的赌具也能形成一掷千金的豪赌氛围。悲观丧气者如果没有坚持的决心和乐观的心态,总是看到眼下种种不如意,结局自然会让人失望。

最后,对于一个项目模式来说,本质没有好坏之分。我在入职面试的时候被问起对项目的看法时说过一句“事在人为”,被视同为废话。

可这四个字确实是我历经创业后深刻的心得体会。任何项目的关键都在于人。

很多人对于“投资的是人,而不是项目”这句话感到空洞,但事实告诉我们这是无数投资者发自肺腑的声音。同样一个模式,投你就死了,投别人就赚得盆满钵溢。以团购为例,起步阶段各方都在捧这个模式,到了野蛮成长时期都在说只能作为一个促销功能,不能称之为一个模式,到了成熟期,行业排出前几名的时候又一致高度赞扬是最简单高效打通O2O行业的模式。在这个过程里,我们看到的是人云亦云的无主见主义,看不到一种模式下几千家网站厮杀背后的人和组织的力量。模式没有对错与好坏,它的成败在于操作它的人,再破烂的你看不起的模式,都有人做得风生水起。

十多年前淘宝诞生之初,有多少人看好电子商务这种模式?假设现在还没有微信,这时候如果有人和你说要做这样一个东西,你会不会怀疑,这不手Q都有吗,它能做得起来吗?

能人做啥啥成。有坚定的目标,为达成目标百折不挠的意志,和灵活变通的战术。

比起担心项目本身,我更希望多关心人和管理的问题。人,才是根本。每个人都应该想想精力有没有用到最最能产出价值的地方,那一定是他所最擅长的,最能一切为公所奉献的地方。

在步入社会将近十年的时候,我遇到了最好的老板,没有之一,他的人格魅力与身价等高。我在而立之年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在这样一个掌舵人的手下,如果能凝聚一些全都可以独当一面的帅才与将军,愁何事不成?

不要再论证这些“根儿上的问题”,少一些研究,多一些实干。提出问题的目的在于解决问题,把怀疑的精神用在更具体的解决方案上,把执行做到位,跟随老板,指哪儿打哪儿。

昂扬士气,上下同欲者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