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识流

早上手机兀自响起,猛然间惊了一下,闭着眼睛接过这个长途电话后看了一眼时间,原来还不到九点。头隐隐还有些作痛,用手轻轻拍打着,我不禁哑然失笑,现在到底什么酒量呢,仅一杯啤酒,都已经是第二天了,脑袋还是这么沉重。

也因为昨天睡得太晚,凌晨4点才睡,自然没有这么好的精神。昨天辞职和部门的同事聚了最后一次,回到家后兴致却也正浓,毫无睡意,于是写点东西,看看天快亮了,才浑然间觉得全身乏惫,坠倒在床上,几乎瞬间进入了梦乡。

算算睡了也不过五个小时,懊恼地看着手机,睡眼惺松,头脑却开始清醒起来。是的,她在电话里说,两个小时后,她的飞机要降落在北京。下午三点半接着起飞,这段时间里想见我一面。

匆匆洗了澡,匆匆套上衣服。匆匆四处从衣服口袋里把钱汇拢到一起,很好,还有一千多。上周吃饭落了钱包后很多卡还没有补回来,钱处于冻结状态取不出来,我不禁又赞扬起各大银行的办事效率来,尤其那个工×银行,那服务态度,那规章制度,真叫拍案咬牙叫绝。

赶到五道口的这间咖啡屋的时候,隔着窗户我已经看到坐在靠近窗户边上的她。还和几个月前一样,未曾变,我心里暗自揣量着,已经移步走进了屋内,这时她也看到了我朝着我挥了挥手。

坐到她的对面,我看着她精致的面孔。

“今天这么早就到了北京?不好意思,让你先等我了。”我坐定,脱去外套。

“没关系,今天飞机正点起飞,也是非常难得的。”她轻抿着唇边的咖啡,看着我,忽然扑哧一声乐了,犹如一朵盛开的娇艳的花。把女人比作花实在是俗气之至,而此时我却再没有别的词去形容这笑容绽放的刹那间惊艳!

“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土了,里面是阿迪的衫子,外面还要套一件耐克的外套,怕人不知道你穿得都是名牌呀!”原来她是笑我的穿着。

我嘿嘿笑着,心里想道,你哪里知道我是一大堆衣服都堆在那儿没洗呢。不这样穿也没辙。她弯弯的眼睛似在寻问,这样的问题自不用回答。服务生走了过来,我说,来一杯苦咖啡好了,未等他应口,我接着说,不用伴侣了。

“你还是就这样喝,苦不苦呀?”

“你还不是一样,卡布其诺。最近怎么样,还好吗?”我未曾离开过她的眼睛,在这双湾湾的秋水中,人不敢驻足,怕要陷了进去,但是又没办法不为之停留,

“还行,最近不太累,只是不飞北京这边了,这个月起要飞国际了。”

“恭喜啊恭喜!那就说评审通过了?”

“是啊,也是侥幸呢,其实现在我还担心我的英语呢,真的挺不好的。不过好在就那一套惯用的,全部熟练了也就好了。”

我其实相当相信她的实力。高挑的身材,清纯的气质,举手投足的每一个动作总是表现着小心翼翼和体贴倍至。除了空姐这个职业,也再没有适合她的了。

时间过得很快,她轻声地问:“现在有女朋友了吗?”说完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我又在心里暗自琢磨,有多少男人被这双眼睛的这一挤一弄摄去了心魄。

“我?还是老样子,单身贵族的族长。”

“切~赶紧找一个吧,瞧你这么瘦,找一个女朋友给你做饭好好照顾你。”又在挤眉弄眼,还故作出心疼的表情,这小丫头,谁也不能和她呆久了,日久天长了,不喜欢上她才怪。

说道做饭,感觉有些饿了。况且她也很快又要走了。走出咖啡屋我们选择了去吃西餐。其实,我知道我们是怀念那时候在北航时吃西餐的情景。时间过得真快,那时候总是点最便宜的牛排和匹萨饼,甚至有时候吃的只是自助,但那时候的快乐是无可比拟的,而且那样的感觉是寻也寻不回来的。她熟练地操起刀叉,把肉切成小块放在我的面前,对于刀叉,我始终是用不习惯的,吃西餐的时候有时就直接用手拿起匹萨放到嘴里去咬。

又到了分别的时候。我送她上了出租车,分手说再见,却不知道再见会是什么时候。临走时她说,打电话时才知道你辞职了,要不然今天也还见不上呢,你的电脑水平那么高,不愁找份工作。我未置可否地笑笑,工作是不难找,可是找份能供得起房贷的工作,在日见嘈杂的北京,当真不易。纵然是单身,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心里开始惦记着房子,我常想,如果有了一套大大的房子,我天天趴在床上睡觉。不去上班,天天自己做饭,吃完写文章,写累了再睡。这样的日子,应该叫做滋润吧。

这不像一个年轻人的心态,但这与积极乐观与否无关。那时候很小的时候就有个愿望,在挣了很多很多钱以后,很多很多钱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够花,够我和我心爱的人一辈子的购买需求得以轻松实现,够我们的结晶顺利长大成人并得到优于他人的教育培养条件,够双方的父母可以快乐幸福地安享晚年。就找一个风景俊秀的地方,携最爱的人,建一幢别墅或是盖一间草屋,与外界的沟通是一台上了网的电脑,房屋前后开垦一些荒地,自种些菜蔬,随意撒种些花,整一片草坪,快乐简单地生活。

年少时常常和人说起这个理想,却常常被人所不齿。认为太过不切实际了。现在想来,这或多或少地包含和表达了我原始荒芜的避世思想。

下午在北大校园未名湖畔闲逛的时候又接到一个厂商朋友和一个公关朋友打来的电话,除了问候,也说要帮忙找些工作。心中甚感欣慰,证明了我在工作中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处理好了,作为媒体编辑工作者,本职工作做到了位,同时又与彼此间取得了平衡,这不就是当时苦苦思索如何面对厂商及公关时想要追求的境界吗,结识了这么多朋友,谁说这不是一种收获呢?

晚上临回家前,收到邻家小妹子的短信,哥,今天家里做了饭几点回来等你们吃饭。口水差点流了出来,她的手艺品尝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急急赶回家,饕餮一顿。由衷地从心里发出赞叹,北京的小女孩儿也是这么的可爱。

不睡觉,写了许久,回过头来看看,前后风格巨变。而且也忒无内涵了些。以后再也不能写这么没内涵的文字了,看来“看图作文”写多了真不是什么好事。IT网站产品内容编辑,天天的工作可不就是看图作文吗?善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