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丧我

触诸物如新知,感全身如新愈。

人生蹉跎,岁月如水,从见日月之光吐纳天地之气始,呼吸间有了第一声啼哭。吃的第一口奶,五谷精微化成,混沌中秉五常灵识既成,六根渐长,分别心始生,这颗心受传承和世俗干扰太过,逐渐地丧失了独立的人格,合于了时势。

红尘中也不再只有好坏可以言尽,心之所发未发,都理解那是趋利避害的生命本能;意之动固有好坏,然彼时好,此时坏,此处好,彼处坏…

以上,都形成了凝固的“我以为”,继而“我应该”。给它以名字,似“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我真的应该……吗?待我“触诸物如新知,感全身如新愈”时,我试着分解和破碎原有的观念和信念,发现力所不能及,我分析它的由来,发现来自外界诸多,有人、有书、有世俗的标准、道德,告诉我应该怎样,甚至来自于自身的经验都甚少。我想听听心在说什么,好像它从未发声。

无法跟自己的心灵沟通,我想是蒙蔽它日久。从今往后,面对已知的未知的,熟悉的不熟悉的,我想先听听自己的心在说些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