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心

夜里梦到一个女子对我施予了极大的同情心,早晨醒来心中充满了悲凉感。努力回忆梦里的人是谁,似妻不是妻。

未闻儿郎夜啼声,朝醒犹忆谁我怜。

梦里我遭遇了失业的不幸,当事人给了我似是而非的安慰。

一个正在写字的女子,抬头凝望着我,满脸都是悲伤,眼神里尽是怜惜,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饱含着同情。

她的影子一半中有我熟悉的感觉,而整个人又不知道是谁。

现实中恐怕不会有人对我有这样感同身受的同情。每当早晨对梦里的情愫念念不忘的时候,我就刻意保持着这种心境,无论喜忧,不想跳脱。这样感觉离心很近。

通勤的地铁上,我一般都在看书,一个多小时看三万多字。最近在看德鲁克的《管理》,为了保持这种心绪,改看了《遇到最美的宋词》。

有一天,给孩子读安徒生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读到后来,难过不已,忍不住流出泪来……

很明显超过了正常的情感范围,没准儿是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