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与少

今天有两个值得记录的事情。关于一老一少的,他们之间没有关系。

老唐四十二岁,属鼠。我做团购时候的供货商,后来成了朋友。

他和我说他在做众筹,我就极力泼冷水,他辩解说想像团购一样做众筹,跟风玩一票,赚点钱就撤。

这也符合他的风格,他很早就和我谈到过他对于暴利生意的观点,他卖机箱就是这样,成本低,但一个服务器机箱就能卖到上千。

他说做生意不能做薄利多销的,累死,至少得做有五倍以上利润,像我俩刚接触他给我的团购供红酒,也是同样性质的商品。

老唐是属于取巧捞快钱的人,早期硬件DIY达人,卖服务器机箱主板赚了不少钱,附带赚点联盟广告这种“互联网思维”的小钱,我主要说的是单页推广那类。

关于众筹,我就问他两个问题,一是我为什么要把钱给乞讨的人,二是为什么在你的网上乞讨。

他说我应该往深了看——我知道他所谓的深,就是讨巧但不是持久,他说没法和我说,我的心思不在众筹上。

我有时候挺鄙视老唐的,格局上不来,但我没法直说,我就和他说,一套源码、一个域名、一个空间造出一个没用的站来,这样的事情,我以后再也不会花精力做了。

站长的年代早过去了。

老唐总是劝我和他一起做点什么,他总是缺乏团队,说相中了我的头脑。

我的头脑也就局限于工作中,这恐怕是我最大的短板了。

他呢,四十几岁了,一直都单打独斗,以前我也问过他有没有想过原因,忘了他当时是怎么回复的了,但是他肯定没有系统想过。

如果认真想过,现在不早就有了合作伙伴和团队了吗。

原因恐怕还在于我说的格局上。

很久没聊了,上来就聊得比较深入,后来才给我透了个底,他准备把市里的一套房子卖掉,在海边买房子,做短租。

我给他竖起大拇指,这才是正经营生嘛。三四五六线地区的房子,现在差不多也到了抄底的时候了。

他说他老了,不敢贷款操作,考察好,就卖套房子去做。

这件事,老唐也说等他先探好路了,就拉我过去,我就当他客套吧,也不排除他复制的时候忙不过来,雇个职业经营的,他在后边笑眯眯地数money。

无论如何,老唐是曾经挣到过钱的人,只不过还能更多。

我后来和他说了一句,和你们这些经验值高的人聊天,收获很多。

说完了老,再来说少。

下午正为网速慢烦躁的时候,来了一封邮件。是一份简历。

四月份开始,我们公司招一个交互设计师。原来负责的小伙子来北京也快十年里,从上学到工作,一直都在北京,去年年底看了几套房,结果就是下定决心脱北,回山西老家了。

我对招这个岗位是不上心的。为什么?因为领导认为两个产品就够了,两个都多!但还是要招,为什么?他笑着挥挥手,说我不懂,就是要把这个编制占住。

刚开始我不知道他的想法,尽心忙这件事。这个岗位的行情也真是高的离谱,刚毕业没几年的孩子,90前后的,开口就敢要一万以上,有的甚至是一万五起。

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交大的毕业生,技能是足够了,就那几样工具,有些交互做的比我都好,经验当然是缺乏的,也不能奢求七月才毕业的学生有多少经验。专业学的工程设计,问了些问题能看出知识结构还是系统化建立了。

最关键的,是低于招聘的预算。

带到领导那儿,领导让等一会儿,但最终也没有和小伙儿聊。因为是毕业生,被判了死刑。

又想少花钱,又想招有经验的,在泡沫巨大的市场上,不好挑啊。

我可能是到了年纪了,对于有潜力肯上进的年轻人,怎么就有种想提携的感觉呢。

提携谈不上,因为权力有限,总之就是想带一带的那种感觉。年纪大了,想当师傅了。

后来我就不上心了,直到今天收到这份简历。

小胡,91年,做产品不到一年。妙就妙在简历里边有项目总结。

先不管内容对错,好歹运用了方法认真做了总结,简历里只是一部分,还附带了博客全文的地址。

我就去博客里看了看,很好。寥寥几篇,但具有严格的产品流程和方法,是个正规军。

产品的正规军其实真不多,基本聚集在BAT和纯互联网的公司里。

我最早接触产品,是07年在瑞星从网站编辑转到了网站策划。没人带,全靠以前做站长那套玩法,后来也是运营做得时间长。尽管产品的方法和流程我都了解,但做产品的这些年都没有全面和从头至尾完整操作过。

我胜就胜在从98、99年起就是个人站长,对开源极为了解,技术比较全面,有什么想法,几晚上把网站弄出来的能力还是有的,慢慢再完善嘛。

尽管土八路能打得过正规军,但是挡不住对正规军的某些方面还是心存羡慕的。

更何况我本质上是个方法论的狂热追捧者,如果情况允许,我是能往理论派发展的。

看来看去,总之,是个好苗子。懂得思考和用脑。我想起我的妹妹,89年,也没见她对工作有什么思考和总结,也许总结了,但没被我看到,今年又去上研究生了。

简历上留的是QQ邮箱,我犹豫了半天,加了这个姑娘的QQ。

为什么犹豫?简历上和博客里有照片,简历上相貌中等,博客里好一些。

看过了人家的照片又加QQ,尽管没什么私心,但婚后避嫌这方面,我做得是相当到位。

加了QQ后说了不少,一般不会对求职者多说些什么。挡不住就觉得这是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哪怕不来我们公司呢,以后再创业也可以招揽。

人才难得啊,90后不知道有多大的比例是这样有心的人。

我恍惚想起了我刚工作时候的劲头。应该也给人了这样的印象,很多人都说过我有想法,总不能全都是假的。当然现在的价值判断也不太会依赖于外界的评价,但要找个佐证的话,就又回归到这一点上,思维依旧僵化。

那时候也是不断总结、反省和提升。

几年后皮了。

再往后,总结也基本都是生活和思维范围内的,最遗憾的是也不会写下来。

今天的这篇日记,如果没有小胡的刺激,也不会写,也没内容写。

我给了她几个真心的建议。其中一个是建议她去BAT级别和纯粹的互联网公司。最后如果对我们项目感兴趣,可以来我们公司看看,欢迎人才的加入。

四十二岁不老,二十三岁不小。

我居其中正值壮年,上面的人已经跑远,下面的人不断在撵,还是努力要紧。

到点下班,写作完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