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搞的动机

6月27日,晴,35℃

人心最难懂,原因是做派和动机之间的关系真是很难搞懂。热心帮助别人,有一种情况并不是因为这个人值得帮,也不是喜欢这个人要对他好。而是要证明一种以德报怨的高尚,又或就是比他强,或是想告诉他:“你看我的眼光不准。”这样的动机和行为简直很难联系起来。

前几天中午吃饭,听同事说了一件貌似是广告炒作的事情,有人包圆了北京各大电影院某天某电影的全部场次,在微信上转发送票,原因就是七年前女友说他连两张电影票都买不起,哀怨分手,苦苦奋斗七年后终于出人头地,干了这样一件事情,希望让他的女朋友在微信上看到,以前绝对是狗眼看人低。这样的心理我很理解,但如果真到了有资格炫耀的那一天,我想我会很低调,无需向谁证明什么。

很多行为被理解为最原始的驱动是性的驱动,这点好理解,毕竟存在生理基础。但对于赌博,赌了一辈子的赌徒,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就是不能离开赌桌?很让人费解,这也不至于生理在起什么作用。赌上了就没有了人性,极度自私。

宁财神吸毒被抓。第一次吸毒是图什么?刺激剧本创作的灵感吗,也许圈子是这个氛围,近墨着黑,这种解释也不应该加在意志力强的人身上。明知道吸毒一旦上瘾就难戒掉,怎么会有勇气做第一次的尝试。成年人对于好奇心的控制力量不会如此薄弱,我想一个正常的成年人,除非被别人陷害染上了毒瘾,否则不会好这一口。

少数的人会被别人赞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似乎是一个很难得的技能,现实里边确实很难得。多数人为了一些说不明道不白的执念或其实是无关紧要的理由遗忘和主动放弃了真正想要的东西。难做一个务实的人。这是不是可以称为“动机管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