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职业理想

如果职业可以自由选择,我会选做图书馆管理员。和妻子说起,她也认为这项职业非常适合我的性子。与书为伍,绝对乐不可言,最好是大学的图书馆,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就理论和理想方面能开怀畅谈。而不用在普通职场,和空谈误国、不学无术、自私短视、尔虞我诈之辈同流合污。

归根结底,这是一种避世情怀。在胡适的《人生有何意义》“非个人主义的新生活”篇章中,他提到了“独善”的个人主义表现出来的是四种情形:一是宗教信徒所向往的极乐国,如佛之净土、犹太之伊丁园、别教的天堂、天国等;二是神仙的生活,长生智慧自由;三是隐士归隐山园,无视功名利禄,过着清净安宁的生活;四是新村生活,像桃花源记里描述的脱离了政府和主流社会价值的新组织。多数人或多或少对这些生活有着向往之情,因为对现实总会有不同程度的不满。

这种独善的个人主义,无论在任何时代都有积极的意义,可以减少个人的磨难。矛盾在于它本身具有消极的倾向,是避让和妥协。要想在世间做出一番成就,必须得迎难而上,与天地斗,与人斗。如何平衡这一矛盾呢?还是要看具体的事情是值得斗还是值得避,像韩信受胯下之辱,这就是权衡了成本和收益后的理性做法,这应该是更靠近生物本能的快速的自然的抉择,可是现在为此还专门出了一个“垃圾人(车)定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