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农工商

祖宗真的是很聪明,很早就给民众分了大类。一个人来到世上,逃离不了这四种身份之一。基于这个必然的逻辑,真应该很早就认清自己的身份牌,早做规划和打算。

其实在不久的以前,这样的身份还是“世袭制”,就像在我小时候,我妈和亲戚、旁人也会指着我说:“以后上班不愁了,接他爸的班就可以了”,那样我就会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一定程度上这也算是好事,不用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很早地就做好心理和技能上的准备,但是这项政策还没等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改了。

再往古代,阶级和身份的延续更加严密,身在贱民家,那只能一辈子做贱民,孩子也要做贱民,当然乱世除外。即使现在有了更多的机会,客观上也延续着家族的荣耀,做生意的继续做生意,当官的继续当官,当农民的继续当农民,子承父业。根本质变为另外的身份所花费的代价真是不扉的。

早以前士(仕)确实就是知识分子,只有读书人才能做得了官,所有当官的都是读书人,读书人未必全是当官的,现在则不然,因为全民教育成了法律,九年义务教育人人都得接受,文盲不多了。现在的士有几条路,一是继续做官,二是做专家,三是做研究,四是做老师。这四者以外的都不能叫做士。专家和做研究有区别吗?区别很大,甚至是完全对立。

农民,直接或间接地获益于土地。现代化的农业已然和几千年来个人或作坊式的低效率无保障的模式不同了。最简单的例子,我有两个农民亲戚,现在以大型机械大面积种植土豆,每年每人分100多万。中国还远没有达到大规模种植和畜牧的阶段,以后做个农民,会是件快乐的事情。

工人,从事一切可以以阅读“作业手册”就能胜任工作的体力和脑力劳动者。比如现在的程序员,产品经理等。

商人,最容易跃进士族的一个类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