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涨工资的切身感悟

今天讲一个工作一年半后的故事。

一个行业一个职位做得正有点门道的时候,一个端“铁饭碗”的机会突然摆在了我的面前,这大概可以称得上我第二次重大的选择,父命不可违,因为年轻的激情和当时在北京还算好的境遇,随抱着“敷衍”的心态请了一天事假乘飞机回去参加了计算机老师招聘考试。

家乡那边奔着五六个指标去的报名考生有二百多人,我答了半场出来,返回北京的第三天被告知取得了笔试第一名的成绩,意料之中。家人自然欣喜的很,电话中又告诉我一天后回去参加面试。面试官都是教育系统中的人,而家里在这个行业里的资源可谓是丰厚,叔姑舅姨有在教育局的,或是在高、中、小学的——即使没有以上,我对面试也满怀信心,凭着我的计算机水平,凭着从没上学开始就跟着父亲在课堂上“摸爬滚打”,凭着我对这么多亲戚教书育人的经历的耳闻目睹。当时唯一的一个疑虑就是,从小印象里教师的地位并不高,曾经的年岁里工资一度可以被拖欠十五个月以上。多次受到的教导也是长大了不要做老师,可是当有这么一个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家人毫不犹豫地勒令我抓住。

事情的结果很戏剧话,并且充满了“命理”的色彩。购得一张火车票,当天被Intel拉到了通州灌输“酷睿2”的媒体宣传理念,计划返回的时间再赶去火车站时间刚刚好,没想到忽略了回城的时候正赶上下班拥堵,匆匆忙忙到了火车站的,正好晚了九分钟。就这样就没回去参加面试,和家人解释“命运让如此的”。其实出现这种情况最大的原因是如果一旦通过合格了,至少需要在城镇以下的地方呆三年,而这是我不愿意的。我也一眼看到了这种生活以后的路,在乡下呆一半年,再调动回镇里,给买好楼,挑一个出众的姑娘(大概还是一个行业的,也必然是“出众”的),结婚生子,孝敬父母。天寒地冻,上班喝茶胡扯哄学生,下班烧水做饭看电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如今来了北京已经开始数第七个年头。父亲来北京看病和我住在一起,昨晚学校打来电话说全部老师的工资再调千余,父亲的工资已开始接近我在北京的工资,而据我实际的估算,家乡的钱在当地花是北京的有效值的三倍,也就是说在家里用一块钱至少可以干北京三块钱的事,这样算来父亲的工资相当于近我的三倍。如果当年回去教书,工资应该是现在在北京的2/3,压力和工作量更不值得一提,想想挺Happy的。

活着当然不是为了工资,工资高了当然活得更好。品质其实不是生活核心的衡量指标。而是经历,再深追是感觉。大都市的经历总会多些,会对人生有更多的体验。反过来说,钱多才是有多的体验的充分条件,钱多可以脱离都市,去你想去的地方。

近年来国家的经济确实发展的不错,对教育事业有心也有能力重视了,教师的待遇也在不断提高,也有消息说教师的工资最低要高于公务员。我作为教师的子弟,觉得很欣喜。

教师涨工资的切身感悟》有3个想法

  1. 很久没有看你的博客了,刚看完你的教师涨工资的切身感悟这篇,我也有所感悟,因为应家里要求说我当个老师多好,这不内蒙的一些大学要研究生,我也想过回去试试,今年找个好工作挺难的。 –乐乐
    2009-1-15 22:16

  2. 呵,开始看就知道了结果,人往高处走,不要再回头了,回头了会走的更辛苦,你已经不属于那里了
    2009-1-18 22:28

  3. 有时间多写一点吧,我可以经常来看看,去感受一点平静,不写会变懒,也会忘了怎么去写,
    2009-1-18 22: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