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现实

外面放着爆竹,我听着《Fade》,朋友圈里分享了一篇《如何活着:欲望、外界、标签、天才、时间、人生目标和经历》,有个曾经的朋友问我现在还写不写文章,我很想写,但是没时间。

本来想今天改改简历,明天开始投。但除了文档名称,一字未改,要改也快。过去也为别人改了不少。

一个朋友主动找我聊,只是聊,而并没有事,多难得。

我们都在忙,忙着生存和发展,忙到没朋友。有些话需要朋友来倾听,一个三十四岁的人可耻地渴望友情。

我在想简历怎么改,其实我想转做中医。我并不热爱中医,也并非想靠中医赚钱,说对了,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只是想通过中医成为一个别人用的着的人,以满足我被需要的心理。再者,我是个不能和别人合作的人,我是个吹毛求疵,对别人很不宽容的人,我不善于处理和别人的关系,觉得麻烦,我更喜欢一个人进入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我说了算,中医满足这一点。对于一个中途就累了的人,中医可能还代表着日后的稳定,起码算是一个可积累的工作。

以上,只是一个角度的说法,当然能有另一个角度的说法,去除了那些定义,伪装成积极向上。

《Fade》是首曲子,没有歌词。节奏有心跳的张力和约束,基调是平稳,符合我们生存的要义,既要有张力,又要在束缚之下。这样就有了奋斗拼搏的感觉,多年以后,会觉得这是一种快乐。所以我一直在单曲循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