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过年

祭祖上坟,差点把山头点着,六十多平的干草瞬间就成了灰烬,幸亏有雪,用鞋把雪踢到火焰上再踩踏,才熄灭了大火。

中旗街上的平房,保留了农村居舍的风格和居住习惯。烧纸回来,给奶奶的房子贴上对联。

下午邻居们一起清理完楼下的积雪和垃圾,又垒起了一个炭旺火,这是零点接神时不可缺少的一个道具。

春节晚会,亲戚群里微信红包不断,完全不能静心看节目,红包金额很能体现一个群里对待金钱的态度。

家乡的除夕夜,爆竹声声,热闹非凡。

接神后打麻将到两点半,直到我爸胡了一把才去睡觉。

初一九点半,被窝中给几个长辈用微信语音拜年,二伯立即发起了视频,我爸和聊的时候,我妈说了一句话,我用我惯有的给人施加压力的方式镇压了我妈。又成了以暴制暴,还是事后春风和煦地以对她好的角度谆谆劝导为好。

下午去姥爷家拜年,把话题引导到过去的岁月,老人家已经87岁,再不听,经历那段历史的一代快要不在了。姥爷去年刚刚续了弦,八十几的老太太同样精神抖擞,打麻将连赢我们几个小辈。

亲戚中,变化最大的莫过于二舅一家。过去说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的努力,但,某些资源对所有人开放和流通,诸如信息、文化潮流、消费理念等,所以发达了,立即可以在形式上有所体现。

四姨女儿甜甜要不要去呼市上初中的话题引起了一番对中国教育的讨论,共识是贵国教育体制有问题。在具体的教育方式上二舅持“社会实践论”,认为应该缩短教育年限,最多高中毕业后即就业,大学只是吃喝玩乐的醉生梦死场所,除了耗费家财,实在没有任何用处;四姨夫认为“社会能力”最重要,即社交能力和结好对自己有用的人的能力;我爸同样认为学习不是太重要,在场和他有同样观点的大有人在,所谓除了一直考到清华北大。做了一辈子的老师,我爸也是到现在有了这样的观念,又一次讲了他一个和光同尘、稀里糊涂的同学例子。观念的变化其实反映了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在平民立场上贵国教育最失败的莫过于此。

我完全插不上话,大家都是简短大声地重复自己的论断,再者我也想听听更多的声音。我以为出身比教育更为关键,一出身、二运气、三教育(学习能力),我二舅反对,认为个人能力是第一位。这个观点实际上是以他个人的奋斗作为经验之谈。事实上在我看来,勤劳并不是个人能力,对于他的经历,更能说明了出身和运气的作用,虽然本身出生在贫困的农村家庭,但他大哥的个人发展产生的思维上的影响和实际行动上的帮助,产生了另一种出身的环境,如果二舅是我爸的兄弟,同是一个二舅,恐怕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什么是出身,出身就是环境。同一粒种子,不同的环境中结不同的果实。再优秀、再努力的种子,在一片荒芜中也结不出果实,能勉力生存已属不易。出身代表了阶层,圈子的能量层级,所关注的重心和远见。把握着各行业命脉的权贵后代,每个人都能力很强么?出生就具备了高度,有背景有资源,成就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第一大好运气,就是有个好出身。第二大好运气,就是跟上了时代趋势,并遇到了贵人。

接下来才是教育。真正的教育是一个人具备了终身反省和学习的意识和能力,有着正确的独立的思考能力,而不是局限于学习的形式中。一辈子在学校中,或者在社会中,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于智慧和后代无益。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有很大的道理。

能听到别人生活中的经验和教训,真乃大幸!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果我是我的亲戚们,应该会给我创造一个机会,听我好好说些什么,遗憾的是并没有人这么做。姿态放低(但人格上平等),保持谦虚,就能从别人那里多听些好处。

一场大爆炸,让来路不明的大龟电动车面临被别人夺走的风险。我和老婆极力保护,在逃避的过程中,帮儿子抓了两个神奇的小动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