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记

重阳节,额写一篇十月份的日志。

以后有必要把日志叫做“月志”。昨天看《圆明园》才知道清朝那几位皇帝哥那勤奋,每天都要写诗,一位皇上13年里写的诗比全唐诗都多,我就暗下决心,如果每天晚上能随便挑选一位姑娘陪额,额就天天写诗一篇。

玩笑归玩笑,总得拿起一些东西了。借口从来只能作为懒惰的挡箭牌,忙,忙,忙,到底是一种状态呢,还是一种情绪?

情绪化的忙碌真可怕,忙碌的状态却难以控制不能有情绪。

每天都会有新计划,以此证明我年青,

例如,重阳节这天额打算,从这周开始学习太极拳,有同往的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