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思

盯着一点,以防精力太分散。不要仅从一个设想的基础上就对结果幻想得那么乐滋。

盯紧的是目标,放眼的却是全部。克服本位主义。站的位置高一点看,容易看得见全部,也将会看得更远。然而手里拿一只树叶,遮在眼前,仍是无济无事。最好,有一只高倍望远镜。

事物本身能得出什么结论,事实如果能说话那最有说服力,可惜它不会说。只好,由我们来说出,嘴里吐出来的,是大脑处理过的。处理过的可能变为口水,不吐口水的话就要吐莲花。

分析——主观进驻事件本身,还是避免主观对事件分析的干扰?原始阶段,最好客观地接受事件信息,并从从事件描述上获取因果关系。

这个因果关系将会是用“可能”连接起来的。如:前面说下雨了,后面想到是路会变得泥泞,中间是可能。——如果都这么好分析,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学会分析就是学会了辩证法,学会辩证法是干什么的,毛爷爷没说。我自己想,有时候大概是用来调节心情和调整心态的。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也是主席说的。我认为这是专注。专注的意思是指——舞台就这么大,放得下领导,放得下你也足够。从小事做起,把小事做好,决定要做那么就要做好,任何借口绝不能成为懈怠工作的借口。

这大致就是这些天所想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