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

在微微吹动的春天里,眼前是熙熙攘攘的车流。他站在站牌前,看一个收破烂的老妇人在暖意的微风中蹬着三轮板车。伛偻身材,头发花白,鬓发在风中散于耳后。柏油马路反射着青白的光,他蹙了蹙眉头,苍白的脸上似乎又没有表情。

他等的车还没有来,他就一直那样斜垮垮地站着。老妇人缓缓停到站牌下,她的目光集中在了一黄一绿的两个垃圾筒上。轻挪身下车,斜转车把靠在路边。她走近垃圾筒,带着些期许吗?没有犹豫,动作缓慢地把手伸到垃圾筒里,如同电影里一帧一帧过着慢镜头。前倾着身子,瘦小的背驼了起来。她努力盯紧了垃圾筒里。

他也一动不动地看着老妇人,一如从前的平静神色。他希望她能从那里拿出点什么。缓缓地,缓缓地,带着思考的,她先拿出一个喝光了的矿泉瓶来,接着又拎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来。一捧的体积,黑色掩罩下的该是怎么神奇的“礼物”?老妇人重又现出思考的神奇来,但未迟疑,她打开了袋子……

他忽然心里绷紧了,伴随着似乎是激动的心绪。皱起眉头,一眨不眨地盯着。

——几支黑了皮的蔫了的香蕉暴露在阳光下。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来。风小了些,他觉得这个春天的暖意来得真早。

老妇人爬满皱纹的脸一刹那儿间变平了许多。动作似乎也快了一拍,她扯去了两旁更加衰败的两支抛进垃圾筒里。左右翻转着剩下这几支,满意了,板车的前筐里接纳了这些新朋友。

几辆公交车来了又走,不知道有没有他要等的车。

远处又有一老妇人踏着同样的车缓缓靠近,两个老人熟络地打了声招呼。

车筐感到了新朋友的离去,它还未来得及使劲嗅嗅它们的香味。

老人托起它们,掰下两支来,递一支给后来的老人。两个老人温和地笑笑,剥开泛着黑的皮,露出了黄灿灿丰实的肉来。和他想的一样,香蕉内部没有一点颓败的气象,完全可以入口。

她们很简单地吃着这意外得来的美味,没有狂喜,也没有不认真。

又一辆车驶来,它惊动了他。他似乎收起眼神想要动。下车门一个接一下下着乘客,两个人开始争吵起来,衣着光鲜。

他笔直地朝前走了,没有坐车。背影越来越修长。而环境也越来越宽,他透了一口气。

每个人本来都是一只蚂蚁,卑微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他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