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原则就是最大的原则

《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观后感——没有原则就是最大的原则。

首先感谢我以前的同事桑总将我拉进了PT行列,成为HDChina的会员,使我能比在其它渠道更早、更快地看到真正高清的电影,更让我满意的是这个平台上除了主流电影外还有些小众的但高质量高水准的影片,品这类电影就像是吧咂没肉的骨头一样,越吧咂越有滋味,也像是一堆瓦砾里偶然撞到一个漂亮的玻璃珠子,远比在商场里琳琅满目的装饰品前驻足有意思的多。

其次,如果古代有电影,也许“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话要多补一句:“看万部片”。以后子子孙孙发掘文物,除了文字,一定可获得影音。人类处理影音这种信息载体的过程和文字不同,不管怎样,眼耳口鼻舌意,都在认知的范围内,思想加工的产物经过人的再次处理,每个人的收获都不一样,这和个体生物基础、感觉知觉、心理、行为、人格、社会属性有关,不管多少,有收获就是好的——约等同于你跨越了时间和空间。

能顺手记录些所思所想,更有妙处。北大青年才俊杨虎老师个性鲜明,给我们讲《传播学》的时候,强烈鄙视过肥皂剧以及看肥皂剧的人,并以《娱乐至死》、《童年的消逝》和《乌合之众》等书中的观点批判电视占去的有限的生命,当时我简直是找到了知音,我不爱看一切综艺节目和电视剧,会看电影,原因是时间短,不浪费时间。但是——总是有变化,受妻子影响,开始看这些“浪费时间”的,我发现也是有收获的,而且不小,这么说也许有些功利,你不能求做任何事都要有收获吧,但事实就是这样,看娱乐节目让我对不同类型风格的人有了很高的接纳度,不像以往会极度地排斥和反感某一类人,且不说更适应社会,心胸开阔了总是好的。最近看了几部好的电影,于是我加上了电影评论这个日志分类,以后也会写这一主题的日志。

从第一部《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说起。

这是2011年上映的一部韩国黑社会暴力片,崔岷植、河正宇主演。不到500万人次的票房,IMDB评分7.8分。讲述了一个海关公务员用整个后半生发迹于黑白两道的故事,浓缩韩国从80年代一直到现在的社会变迁和特征。七十年代末韩国第九代总统被刺杀,第十代总统靠军队背景策划政变成功掌权,作为第二代的军人总统,他延续了从前的铁腕统治,极力营造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向上的局面,大部分人勤勤恳恳工作也能实现买房安定过日子,但少数人已经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剥夺他人应有的平等机会。军人统治下的中小产阶级工、商,学生等日益不满一些不公平不合法的现象,社会暗流涌动,不安定分子蠢蠢欲动。为了转嫁社会矛盾,从80年代开始,统治者陆续三次全面打黑,倡导与犯罪做彻底的战争,影片的主角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艰难存活并成长。

崔岷植饰演的大崔是一个平凡的海关检查员,工作稳定而有油水可捞,生有两女一男,养家户口不成问题,本来平凡而满足的生活被一次举报打破了,他们检查组包括领导在内的五六名成员被集体举报接受贿赂和扣拿货品,以子女最少为由,领导联合其他同事把黑锅扣实在了他的背上。最后一个值班的晚上,他无意中查出了几包毒品,铤而走险与黑社会交易,获得了第一桶金,并生攀硬套与黑社会头目小崔确定了同宗辈分关系,韩国文化中很重要的一个构成就是辈分关系。他装模作样唬心狠手辣的小崔给他磕头,被大嘴巴抽得极惨,影片中他一次比一次打得惨,但一路扮猪吃老虎,利用各种机会和资源成功肃清了所有敌人和曾经的朋友,巧妙周旋于政策和黑白道间,最后把自己的独子成功培养成了当地最高检查官。

整部电影中主角明显表现出三个性格特征。一是上文提到的扮猪吃老虎,虚张声势,这里说的绝对不是港产黑帮片中你能想象得到的那种情形。而是巧妙地切入一点,不断放大对自己有利的一方面,表现了一个凡人不完美的智谋与胆识,见过扮猪的,没见过扮的时机与程度这么恰到好处的,这点是主角不断能争取到一些机会的最核心的原因,这个学是难学得来的,和曹操的某些方面是相同的;二是打通关系方面,他非常舍得投资,不能简单用大方形容,还是穷人的时候,对一个跆拳道几段的亲戚大卷的塞钱,把手腕上的金表都摘下来送了,连他老婆都看不下去现场哭走。后来打通上层官员关节,直接送了三只“懂得感恩”的金龟,连拿人拿到手软的官员都吃惊不已。他对人施恩不是连绵不断的毛毛雨,而是一次就做足,足到对方此生此世绝不会忘记。其次是但凡有潜在的利用价值,他总会找机会给予,事先办到位,影片中有多次体现;三是他所信仰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这是他几落几起立于不败的主要原因。小崔有着在他看来可笑的面子和义气原则,而他总是能在纷繁复杂的局面中选择对未来有利的那种做法,而不受任何既成的一些标准的限制,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非常难得,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就是“道常无为而无不为”的体现。

影片中有个细节恐怕一般人都不会注意,而我却印象极深。他发达后,装修气派的办公室墙上贴着的字幅是几个汉字:“一切唯心造”,这个镜头大概也就半秒钟,并且没有突出这几个字,前景还是主角。但我认为导演是有深意的,如果不是,为什么不用一个别的韩语哲言去替代呢。真正了解过唯物和唯心哲学(认为哲学就是这个基准分类)的人(而不只是学校给灌输的那点阉割了的唯物知识),一定会赞叹于唯心哲学的魅力和强大,是的,我从二十八九岁的开始,忽然变成一个“唯心”主义者了,有人谈起唯物唯心,我也不耻于说我就是个唯心者。

电影作为消遣,最大的一个看点就是暴力和残忍,不同于美国黑帮的藐视法律和港产黑帮的打打杀杀。本片表现出来的韩国黑帮片的特征是别有些滋味的,直接、真实,荧幕塑造的痕迹弱,你会觉得现实中是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的,河正宇饰演的小崔太过心狠手辣,但人性中又觉得合情合理。最后一声“大父”(影片中小崔对大崔的称呼),常理上都会认为大崔出来混,到了该还的时候了。但我认为这是大崔又悖于常人的一次操作,是他通过已经成为了检察官的儿子将小崔释放出来,补足成就一个更长远更宏大的局的棋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